第691章 痴傻(第1/2页)

作品:《空间之田园趣事

        这太太也够专横了,你儿子如此海吃,一个刚过门的媳妇能管得了?

        可这会,云乔也没能力替二丫说话,过去又把了一次脉,打算给他做个放血疗法,这种方法,对于积食患者也是有一定的疗效,

        可惜,她现在没有银针,否则,扎上一针好的就更快了,

        看着云乔挤出了黑血,那太太心疼的不行,可神奇的是,那小宝的呼吸明显沉稳了许多,热度也下去了不少,

        “他醒来喊饿,绝对不能给那些米糕、肉啥的,熬些稀米汤养着肠胃,还有,就算是病好了,粘米糕炒肉这种吃食,只能放在早上或者中午,晚上是绝对不能吃,嗯,喝汤才是最好的,”这种汤二丫最会做啦,

        这里寒潮一来,就必须得回到屋里,所以都早早的睡了,吃那种东西,不得病才怪呢,这里一般人都是不吃晚饭的,就算是有钱的富人,也不过喝点汤了事,

        云乔一边说着,那太太一边点头,还若有所思的,旁边一个大丫鬟也很认真的记着,只有二丫缩在一边,并不上心,云乔暗叹,这可是你的长期饭票啊,不伺候好了,人家能对你好吗?

        正想着,鸡内金弄好送了过来,那小厮显然很当回事,云乔看看,研的非常细,用水冲了,给那小宝灌了下去,看着云乔简单粗暴的手法,那太太心疼的脸都抽抽了,

        可是人家那效果好啊,一滴没漏,前两天喂药,大半都喂给了床铺,所以硬是忍住了没说话,

        只要儿子能活着,她忍!

        草药煎好,云乔也是这样灌了下去,其实她觉得,点点穴位应该是可以叫醒了,可看着五大三粗的样子,叫醒了吃药还得哄着,哪有这样省事,

        吃过药一个时辰后,那人的脖子底下开始出汗了,云乔也松了口气,权贵啥的,她现在可惹不起,刚才表现的太有把握,要是无效可不就遭了,

        外面的大夫也没打诳语,刚才的情形确实危险,她只是觉得,此人脉搏强劲有力,大着胆子赌上一赌罢了,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正确的,

        “继续擦,一会要是人醒了,估计有些需求,那个,恭桶要备出来,”

        她可没敢说,草药里还下了点泻药呢,虽然剂量不大,可是配合在一起,估计要拉上一会,

        云乔看着那太太,暗自揣摩,现在告辞能被放行吗?可是,看着天色,要是再不走,今晚可真的走不了了,明睿回来,看不见自己,那是要急死的,

        “听说你当家的姓明,你看,我家宝儿还没醒呢,今晚你得住在这,我倒是可以派人,去接了你当家的来,”

        “他昨天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要热度褪了,人也就没危险了,我可以再留下几服药,照着我说的调养,几天后就无大碍了,”

        “那怎么行?我家宝儿好了,你才能走,来人,带这位,嗯,明娘子去隔壁休息,”

        好吧,人家的霸气出来,自己也只能认卯,明睿回去了,村长会告诉他吧,

        天黑前,这个叫小宝的男人醒了过来,果不其然,排了很大一会儿,又喝了一副药,到了晚间,连声喊饿,

        那太太欣慰之余,是绝对不敢再惯着了,最后,连他的爹都拿出来做了威胁,只给喝了一碗稀粥,

        云乔过来把了脉,对那太太说,“恭喜太太,贵公子已无大碍了,明天再喝上两服药,便可以单用饮食调养,不需吃药了,”

        “我听说,你们两口子是从外面进来的?来了不过几个月吧,”宋太太突然话题一转,

        “是啊,我们是迷了路,怎么进来的不知道,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云乔早已听说,像他们这样莫名进来的,也是有过的,不过,人家都没落在下村,

        “你这医术是从外面带进来的,再帮我看看,我的宝儿能恢复神智吗?”

        “恢复神智?他这样不是胎里带的?什么原因成了这样,”

        “当然不是,我宝儿小时候可聪明了,他五岁的时候,有一天,我回娘家,因为没带他,就跑着追我,当时想着,只要不出府就没什么危险,

        谁知,等我回来,他缩在房子里,就成了这个样子,看了很多大夫,都说是迷了心智,”

        迷了心智没错,关键是如何迷了呢,在自己家中,又没有大的变故,好端端的是怎么迷的?

        “贵府当时没人跟着他吗?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

        “当时他的丫鬟和小厮都在追他,我也就放心出了门,可是据他们说,宝儿看到我走了,就自己钻到了花园,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最后,他自己出现在屋子里了,很是惊恐的样子,”

        此人现在已经有十八岁了,目测个头最少在一米75以上,长相么还不错,可是眼睛无神,一副痴傻的样子,原来是小时候受到了惊吓呀,

        云乔想了一下,说道,“他当时肯定是受到了惊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弄明白他的心结,才能够下手医治,”

        言下之意,孩子在府里被人暗算了,被谁,如何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