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第1/3页)

作品:《靠养殖和美食攻略反派[穿书]

        外来劳动力除了吃得多了点,没有什么别的缺点,甚至连钱都不用付,斯南很满意。

        兼职鬼们也很满意,有了这些外来人帮忙,工作减轻了,兼职工资照样拿,日子过得美滋滋,看起来买坟还贷的日子指日可待。

        阴差们更加满意,只要周日来为鬼民企业家维持一下治安,就有美味食物奉送,还能学到花样丰富的钓鬼执法方式,简直就是周末有偿进修模式。

        大家都很高兴,只有程许之陷入两难之。

        他这会正站在一间隐蔽的屋子里,陈设倒只能说是古朴大方,但特点十分鲜明,除了大,就是大。

        全然不像是一个靠工资上班的公务鬼拥有得起的房间,如果不是知道程许之在这个世界有上古凶兽血脉,真的很让人怀疑他的廉政工作做得怎么样。

        只是此刻,落地镜前面站着的不是熟悉的修长身影,一个身形矫健、气势强大的四蹄动物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镜子的自己。

        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目不转睛”,因为这动物只有一只炯炯有神的大眼,正生在脸间。

        鬓毛光亮,柔顺地垂在两旁,如果是人的话,一定是一个注重形象、经常出入美发馆的精致男孩。

        这位精致y踏了踏蹄子,露出侧面,头转过来仔细地盯着镜面上下打量,而镜子里闪过一条仿佛蛇尾的影子。

        这是一只蜚兽,虽长相如牛,却见之大凶,行走于人间只会带来灾难祸害。大概因着这个原因,在这个小世界里,他被禁锢在阴间成为管理者,被规则约束无法前往人世,也不能投胎转世,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这规则也没想到,现在阴间居然滞留了这么多鬼魂,日子建设得比阳间还要好,人人都乐不思蜀,完全不想投胎呢。

        果然生产力才是竞争力。

        不过此刻,蜚兽环视着自己强健的、能够为人间带来灾祸的奇诡肉身,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唉。”

        真的胖了。

        镜子里影子一闪,又是穿着打扮一丝不苟,黑发白肤的男人站在屋子央。只是冷漠的表情里,这次莫名地夹带了烦恼。

        吃胖了这件事,看来也不是只有凡人才会苦恼。

        凶兽也会。

        尤其是注重在心上人面前保持形象的龟毛凶兽。

        火锅店的厨房有一间空闲着的,只有斯南需要的时候,才会动用做点东西。

        一双正熟练处理着案板上的牛腿肉。

        得选后腿处的针扒牛肉,先把表面白色的组织膜全都清洗处理干净,略冻过,保证牛肉肌理硬实以确保肉片可以很薄之后,才能切片。

        下刀的很稳,每每一刀落下,就有牛肉薄片卷曲着完整地落在一边。眼神好的人如果能看到,就会发现这牛肉片厚度几乎都在1毫米左右,肉眼看甚至瞧不出什么差别。

        用特殊的酱料腌渍一下,再铺开来均匀烘烤,这些薄肉片浓郁的肉脂就会凝固成半透明状,形成一种可以透过灯光看到另一边的奇特状态。

        如同灯影戏一样,故名“灯影牛肉”。

        这双拢住肉片,将它们均匀地浸在调制好的香辣酱汁里。灯影牛肉应该算是下酒菜,斯南虽然不怎么喝酒,但很喜欢当做零食解馋,独特的川味“鲜辣甜”,加上薄到极致的牛肉入口的肌理与浓郁滋味,吃上一片就很有味道。

        程许之来的时候,牛肉片刚刚烘好,正取出晾着。

        他的眼神落在上面定了一瞬,大概是想到什么,又无情地转开了。

        “你来的真巧。”斯南擦了擦,没察觉这件事,仍笑得很开心,“正好可以带走。”

        程许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赶紧放下:“不用了,你,你自己留着吃吧。”

        斯南诧异地挑眉,旋即看了看自己桌子上这烤了一堆的牛肉片,遗憾地说:“我也吃不完呀,那就给他们分分吧……”

        这话还没说完,但外面已经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笑声,斯南稍探头就能发现,是死皮赖脸跟着程许之来的阴差们。

        不过他没有注意,倒是程许之捻起一片牛肉,听着声音皱起眉:“等等,我改主意了。”

        外面的笑声戛然而止。

        斯南:“你变得真的好快哦。”

        程许之把捻着的牛肉含在嘴里,说出的话就听起来含含糊糊,不怎么清楚了:“你做的,反正不能便宜了那些家伙。”

        随即叹口气。

        就这种心态,不胖才怪呢!

        程许之的话虽然听不大清楚,但斯南光看看他的动作大概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毕竟,这样一来就一扫而空的架势,也不是第一回了。

        斯南大约能猜到一点点程许之的心态,大概是“撑死我自己也不能便宜了外人”,这种另类的占有欲让他有点想笑。

        担心程许之真把自己撑死,他才没做肉丸子,改成做薄薄的牛肉片——这样好歹能挽救一下下。

        是真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