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往事(1)(第1/3页)

作品:《一觉醒来我和首富结婚了

        巴黎的夏天,  荀勋那年二十二岁。

        盛夏的傍晚温度依然很高,  荀勋从花店里一出来迎面就一股热浪,他手上的花束好像瞬间就萎了。

        荀勋皱眉扯了下领口,不耐烦拧眉。

        一个毫无意义的探访非拉着他去也就算了,还要他带花。

        他拉开车门坐进等在路边的车里,花束随手放在旁边的座位上。

        “走吧。”

        车子刚启动,手机就响了,荀勋看了眼屏幕,脸色更不耐烦。

        “到了吗?”荀泽问。

        “还没。”

        “到了之后你注意观察一下,我不相信他戚奕雄这个时候叫老婆和你妈见面是偶然。上周你大伯不是也在会所碰见他了么?”

        荀勋漫不经心地听着,  修长的指尖轻轻抚上花束的纸包装,  “嗯。”

        荀泽一听他不紧不慢的语气就上火。

        “你能不能上点心?现在的时期有关键你还搞不清楚是不是!你大伯那边在想什么你又不是不清楚。”

        荀勋忍耐般阖了下长眼。

        “不清楚。”他依然是那副懒懒散散的冷淡语气。

        “但我想大伯应该不会躲在后面,  让大妈去刺探交际。”

        “你说什——”

        荀勋直接挂断,黑掉屏幕将手机扔在一边。

        他仰面靠在皮座椅上,慢慢吁出一口气。

        还是不适应。

        毕业回国后,  他就迅速涉入到荀氏的内部争斗,  短短两个月,所有人都在议论他这个少东家候选人的风头有多盛,  胜算怎么大——他的表现无懈可击。

        但没人知道,  也不会有人在乎他心里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

        荀勋早就有心理准备,登上飞机离开美国的那一刻,他就预见到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只是他没料到,  自己原来还存有最后的期待和不甘。

        真的只能这样了?

        父亲办公室里的生活就是他将来的写照?

        而他最大的追求,  就是坐进千盛大厦顶层的那张椅子……

        “少爷,前面开不进去了。”司机转身,“您……”

        荀勋“嗯”了一声,拿上花推开车门。

        七区是巴黎有名的富人区,除了豪宅,国家机构,百年博物馆,甚至路易十四时期的建筑都集在这边。

        荀勋对着那些法的路牌费劲辨认了半天,觉得司机应该是把他放偏地方了。这里应该不是住宅区,街上没有车,更没几个人。

        荀勋又走了一会儿,皱眉停下脚步,从兜里摸出手机。

        他拨通老妈的号码,刚响了一声,身后突然响起刺耳的轮轴磨地声。荀勋刚要转身,后背就结结实实被人撞了一下,他手上没抓稳,手机和花束一起摔在地上。

        耳后划过细微嗖嗖凉风,荀勋余光瞥见快成掠影的裙摆,轮轴声戛然而止。

        一头黑发的女孩和滑板一起停下来,她回头时一脸惊恐,打眼的五官落在荀勋的视野里,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有一瞬的慢动作。

        “抱歉,对不起——”亚洲面孔的女孩用法语说,看到他时她也愣了一下,小脑袋偏了偏,脱口而出,“国人……吗?”

        荀勋没有回答那句略带口音的疑问,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对方。

        亚洲面孔,但绝对不是国本土女孩。小姑娘一看就是法式打扮,红底黑碎花的休闲连衣裙,领口开挺大,挺明显的弧度一点没有妖娆性.感的意味,反而显得活力又青春。

        领口处的皮肤,纤细小臂,还有裙摆下笔直修长的小腿都是紧致光泽的。她弯腰捡起自己的遮阳帽,抬起一张格外引人注目的脸。

        好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好看得十分自然。她五官是典型的明艳成熟挂,但不知道是因为汗湿的薄刘海,还是格外澄净的褐色眼睛,女孩整个神态又透出天真娇憨。

        荀勋本来就冷感,不说话时压迫感更甚。小姑娘看着他那双黑眸,那张漂亮的小脸明显开始紧张。

        “真的抱歉。”她似乎料定他是国人,担心跟他听不懂法语一样,开始很小声地用跟他道歉。

        女孩抿唇看地上的手机和鲜花,懊恼撇嘴,“叔叔,我不是故意的!”

        荀勋:“???”

        叔、叔?!

        **

        荀勋叔叔不悦地拒绝了女孩给他赔手机买鲜花,这个活泼冒失,眼神好像也不太好的小姑娘最后又愧疚地看了他两眼,再次道歉,嗖地蹬上滑板跑了。

        她的裙摆和黑发在身后扬起来,淑女又仙气,再加上身后的大牌双肩包,和脚上那双打眼的女式凉鞋,怎么看都跟脚下一看就很便宜的滑板两个画风。

        荀勋看着女孩流畅飞速地拐了个弯,不见了。

        荀勋重新买了花,又花了好一阵子才跟老妈汇合。老妈见到他先是一阵埋怨,说他迟到,又嫌他穿得不够正式,接过那束花后,又说他的花买的不太合适。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