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独自(第1/3页)

作品:《百草记年

        清秀小帅哥从楼上跳了下来,  迅速的来到了一处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  他听见身后似乎有人追过来的声音,  不过仗着他对这一片的地形非常了解,他迅速的钻进了一个暗道。

        这个人很聪明,知道现在的情况有些古怪,  但还是不忘一边跑一边联系花面。

        身后的声音在他进入暗道后渐渐的消失了,  他记得花面的声音消失之后给他的最后一句话,“别让他们发现你。”

        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这处暗道通向的是一个堆满了衣服的屋子,原本花街是要在这里再给花面建一个大的换衣间的,但眼下时间有些紧急,  大部分衣服只是堆在了这里。

        清秀小哥跑到这里之后,  连忙脱掉了身上这身复杂的衣服,  从旁边随便拽了一身衣服穿上。

        然后他拿下了脸上的那张面具,  放在手上摩挲了一会,  拉开旁边的抽屉,  放到了里面,从里面取出了一张残破了的面具。

        ……

        华荣月自打刚才开始,  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感觉。

        她现在还没死,也没有魂飞魄散的意味,虽然刚才有那么一秒,  她难受的快要炸开,还以为自己这次终于又要打出gg,  但她最终还是活的好好的。

        跟她平静的心态不同的是,  她正看着周围飞速移动的画面,  两边的风景嗖嗖的,让她看的眼睛疼。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世界就像是做了一个清醒梦梦见的一样,她的大脑清醒无比,但是却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僵硬木偶。

        与之相反的是,她听见了耳边易大佬兴奋的声音,“今天来的人……可真多啊。”

        “……对,大佬,我知道人很多。”华荣月在心里默默的说,“但是还是请你镇定一点,这样会吓到很多人的。”

        很显然,她的声音并没有传到易大佬的耳朵里,易大佬依旧非常的兴奋。

        这一点让华荣月觉得非常的古怪,凭啥易大佬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能听得见,而反过来易大佬就听不见了。

        易大佬在空跑了一会,忽然间停了一下,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皱了皱眉,华荣月感觉易大佬大概是很嫌弃自己的衣服,毕竟她出来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青衫。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易大佬转身又朝着放衣服的地方跑过去了,华荣月心里松了一口气。

        害行……现在去拿衣服了,就能够稍微……消停一会了吧。

        华荣月感觉着易大佬兴奋的情绪,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

        刚才她突然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困”在这个身体之了。

        这就是易大佬平时的感受吗?

        华荣月觉得这种感受倒也不差,有一种迷迷糊糊做梦一般的感觉,似乎不用去考虑别的东西,担心吃喝拉撒或者死亡什么的。

        但华荣月这会强迫自己不要真的变成幽灵一样的存在,她也在心里疯狂的给自己敲警钟,她面前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幻想出来的,而是真实发生的。

        易大佬兴奋的随时都要发疯的样子,华荣月实在是不敢“睡着”。

        实际上,她感觉到如果这会自己真的想睡了,就一定会在三秒钟之内进入梦乡,冥冥之,似乎也有什么声音劝她就这么睡过去算了。

        她的视线跟着易大佬一路朝着堆放衣服的地方跑去,易大佬的速度非常的快,快的两边近乎都变成了残影,华荣月的视线扫过了赌坊,那是她唯一还能清晰的看见的东西。

        她看见那两边似乎堆满了许多人,所有人都在围着那个奇怪的赌局看着,每一个人脸上却都带着笑容,大家似乎都玩的很开心的样子。

        只看了一眼,华荣月眼前的景象就又变换了。

        她来到了一条密道前面,密道之还点着蜡烛。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心说刚刚有谁来过这里了?不然为什么会点着蜡烛呢?

        易大佬推门走了进去,她刚一进门,就看见了旁边没有被关严的抽屉,然后就把它拉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面具。

        那张面具是花面经常戴在脸上的,华荣月记得这面具只有一张,所以在看见它的一瞬间,华荣月就知道了刚刚来的人是谁。

        是清秀小哥啊……等等,既然他来过了,是不是就说明他还没有走太远?

        华荣月的眼睛一亮,但易大佬并没有给她什么时间让她在这里继续待着,她快步走到了屋子里,然后拉开了一个衣柜的门。

        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掏了出来,然后又被堆到了地上,易大佬可没华荣月换衣服的时候那么规整,华荣月还经常考虑一下清洁人员的工作量问题,易大佬在短短十分钟之内就能把这里从一个整齐的衣帽间变成暴风雨过后的停车场。

        趁着易大佬在那里疯狂的掏衣服的时候,华荣月在这边还能继续观察一下屋子还有自己的状况。

        她现在……无论跟易大佬说什么,易大佬都像是听不见的样子,这就非常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