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第1/3页)

作品:《花落无声处

        林殊愣了片刻才摆摆手。

        “顾...五殿下去了何处?”

        她今天下午看那些措施看的出神,不自觉便用上了自己之前那套批改的符号,她只给顾宸讲了几个,想必顾宸应该认不全。

        为了不让顾宸麻烦,林殊还是准备先给顾宸讲清楚,再回侯府。

        “殿下...”

        内侍讷讷无语。

        顾宸是从后门走的,他也是不久前顾宸派人来说让他将林殊拦下时,才恍然发觉顾宸已然出了大殿。

        至于顾宸何在...

        内侍苦了脸。

        他如何知道?

        “罢了!”

        只看内侍的神情,林殊如何不知道答案。

        林殊关了窗,回了桌案前坐下,望着摆在案上的东西发呆。

        直到顾宸回来,林殊才恍然惊醒。

        顾宸将跟在自己身后的太后露出来,只见太后望着林殊,眼里盛满了复杂的神色。

        “许久不见,瘦了许多!”

        太后满脸唏嘘的上前拉住林殊的手,径自想将林殊拉出去。

        “本王出去便是!”

        顾宸叹息一声,带上桌案上的东西关上了门。

        太后这才拉了凳子来林殊身边坐下。

        “如今...”

        太后本来想要劝解林殊,但是一开口便说不下去了,看着林殊平静望过来的视线,太后最后还是站起身来,摸了摸林殊的头。

        “且试试,可否?”

        林殊拧着眉,到最后也没有给太后一个答复。

        见林殊抗拒这个话题,太后也便转移了话题,说起西北,说起侯府,说起慕容羽。

        “听你祖母说,倒不如将你那个小妻子和你表哥牵线!”

        太后有些挪掖的戳戳林殊的额头。

        “毕竟也算是家人!”

        林殊笑笑。

        她当然也有这个心思,只是不知当事人怎么想,这件事也不好当面去问。

        聊了许久,太后才隐晦的又提了一嘴关于林殊和顾宸婚姻的事试探口风,便拍拍林殊的肩膀,起身离去。

        打开殿门,太后便迎上顾宸的目光。

        太后微微摇摇头,便错身远去,只剩顾宸抱着折子望向林殊。

        林殊避开顾宸的视线,简明扼要的将她关于折子的意见提出来,见顾宸做好记录后,便起身告辞。

        顾宸只好将人送到宫门外。

        “近些日子诸位大臣羽翼渐丰,蠢蠢欲动,每当出门,记得多带些人手!”

        见林殊一言不合的便要离去,顾宸还是忍不住将人拉住,低头叮嘱两句。

        林殊将自己的胳膊拽出来,冲顾宸露出一抹笑容。

        “自然!”

        见林殊头也不回的离去,顾宸原本还很是平淡的神情变了几遍,最后才归于平静。

        待顾宸离去后,看守宫门的侍卫仿佛才反应过来似的抖了抖。

        林殊回到府内后便逐渐忙了起来。

        虽然老侯爷并未被带回来,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而林殊作为侯府最小一代中的唯一嫡女,自是要寸步不离的留在府内。

        还有许多林殊曾经的友人,此时也一蜂窝的赶来吊唁,也是为了见林殊一面。

        短短几天,林殊却仿佛苍白了许多,见到友人,也没有挤出来多少笑意。

        “近来繁忙,还望海涵!”

        以前作男子打扮时是一个规矩,如今又是一个规矩,纵然侯府无人要求林殊紧守礼格,林殊还是自觉地同其他人拉开了距离。

        她的友人们都表示理解。

        即使不知道为何林殊和侯爷隐瞒老侯爷的逝世如此久的时间,但现在不是询问的时间!

        “如若没有此事,你家倒是会又一桩喜事!”

        许是见林殊的表情太过沉静,友人们忍不住用折扇戳了戳林殊的手臂。

        ...成功收获林殊有些迷茫的表情。

        “......”

        经由友人七嘴八舌的介绍,林殊才知道陆庆好慕容羽近些日子以来一直在老夫人的介绍下逐渐走近,两人间的感情也逐渐现出苗头来。

        理解了事情始末的林殊愣了片刻,直到友人们在她面前晃手,林殊才恍然回过神来。

        “好事!”

        林殊眨眨眼,许久才语气有些轻的重复了一句。

        “...好事!”

        这句话几乎出口便飘散在空气中,她的友人们也只是瞧见林殊好似说了些什么,却没有听仔细,只以为林殊还有些在意。

        毕竟陆庆怎么说也曾经是林殊的妻子!

        林殊勾唇,终于露出笑容来。

        这一笑,仿若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事情都消失了一般,林殊也仿若回到了曾经那个在镐京中叱咤风云的林小侯爷般。

        “改日请你们吃酒!”

        林殊将一块令牌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