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第2/3页)

作品:《花落无声处


        虽然顾宸明里暗里阻拦慕容羽的靠近,但也没有怎么同林殊说话,只有在回到镐京之前,才将林殊拉住,小声叮嘱不让林殊离开,待林殊有些不耐烦的点头之后,顾宸才悄无声息的从一旁的小树林离去。

        “看来一路上,都是他的人挡住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暗中刺探!”

        考虑到即将进入城门,而四周人多嘴杂,慕容羽并未用太过严重的词语。

        而林殊顿了顿,抿了抿唇,并未搭话。

        入了城,还有一些坚持要等待的百姓在坚守,见到林殊等人,这些没了将士们阻拦的百姓们纷纷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话。

        他们未必是要同林殊等人说什么有用的事,有的也只是想要表达安慰的心情,林殊逐个谢过。

        为了不堵塞城门,林殊也只是让陆庆和慕容羽留下,剩余的人护送着两位侯夫人回了侯府。

        从人群中脱身之后,慕容羽带着两人来到将军府,将一份舆图摆到林殊和陆庆面前。

        同时摆在桌面上的还有一份名单。

        “虽然有民意维护,但这群人依然打算动手!”

        慕容羽脸色凝重的将舆图和名单往林殊的方向推了推,他则去书架上搬来一份厚重的书籍。

        “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这个打算动手的势力属于哪位!”

        而现在,镐京内剩下的皇子,也只有大皇子和二皇子有动手的动机。

        其他的皇子也不知道是否是真的对那个位置没了想法,竟然陆续上奏申请回封地。

        甚至有的皇子为了让顾宸放心,还主动提出上交一半的虎符,让顾宸也有指使他们封地内兵力的权力!

        慕容羽原本只是以为是镐京中仅剩的这两位皇子搞的鬼。

        但前几日传来的消息却又让他心中生了疑。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慕容羽接连在舆图上点了好几处,那里都是和不同国家接壤的地方。

        “这几个地方,皆出现了人活动的痕迹!”

        虽说那几处不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有人活动的迹象也正常,但慕容羽还是心中不定。

        而且,今天的仪式虽然平安完成,暗地里却暗潮汹涌,差一点便要将整个仪式打断。

        若不是突然出现的人将局势稳定下去的话...

        慕容羽拧拧眉。

        “朝中还有多少将士?”

        林殊望着舆图半晌,直到也在观察舆图的陆庆都将舆图仔细端详一遍后,林殊才出声。

        “没有站队的,十不存一!”

        慕容羽沉声道。

        这也是他心情凝重的主要原因。

        在将领们大都站在不同皇子身后的情况下,楚国想要平息内忧外患,不付出惨重代价根本不可能!

        “...有才的呢?”

        林殊看向摆在另一边的名单。

        她熟悉的好几个有才能的将领都在名单上。

        而这个名单...

        几位皇子也赫然在列!

        慕容羽拿出来的是他怀疑与边境异样有关的人的名单。

        “......”

        林殊看着那几个熟悉的将领的名字,最终还是没有将那些早已烂熟于心的名字说出来。

        “...他们,可还在镐京?”

        林殊点了点名单上那几个名字,加重了语气。

        “这些人,手底下还有多少将士?”

        对上慕容羽分外凝重的神情,林殊拧着的眉头突然滞住,稍后,林殊揉了揉眉心。

        “也都入了皇子们的侍卫队中?”

        “对!”

        林殊和慕容羽一问一答,明明语气很轻,但陆庆还是在其中听出许多风雨欲来的兆头。

        “什么意思?”

        陆庆翻看着慕容羽拿来的东西。

        明明那些东西很轻,陆庆却还是觉得心中很是沉重,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心中,沉甸甸的甩不掉。

        “...我去宫中一趟!”

        林殊垂眸盯着舆图许久,突兀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慕容羽从桌边绕过来走到门前,便见林殊已然小跑着即将离开院落。

        陆庆一时不察,想要追上去时,只见慕容羽已然追着林殊跑了出去。

        “你去侯府告知老夫人一声!”

        慕容羽的声音远远传来,止住陆庆想要追上去的脚步,陆庆看了慕容羽一眼,见慕容羽已然快要抓住林殊的胳膊,便收回目光,上了马车回了侯府。

        她第一时间同老夫人说明了事情发生的缘由,老夫人拧眉许久,一开始抬手想吩咐陆庆些什么,但也不知道老夫人想到了什么,又将手放了下去。

        “放心,不会出事!”

        老夫人虽然安慰了陆庆几句,但老夫人的神情还是有些呆愣,也不知道老夫人还在想什么,竟然还时不时冷笑两声。

        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出声的侯夫人只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