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未来可期(第1/2页)

作品:《洪荒历

        安阳从魔法塔走了出来,她才从艾伊那里离开,本来她今天午午饭后就开始锻炼武技,这几个月,她在一名阶战士那里学习了几套练习技巧,这当然不是免费的,她用了几个月的军饷才算是拿下这些。

        这些日子,安阳一直都在练习这些技巧,她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正在稳步提升,所以她动力十足,但是谁知道今天本打算继续努力的她,却被艾伊给拉到了魔法塔里。

        本来安阳还以为艾伊会有什么要事,但是谁知道艾伊却是拉着她喝着茶,吃着糕点,然后聊天了一下午,在魔法塔的魔法师房间,温度恒定二十多度,既不冷,也不热,还有微风吹来,吃着糕点,喝着红茶,连安阳自己都变得了慵懒起来。

        但这是不对的,安阳在离开魔法塔后,立刻就这么警告自己。

        她与艾伊是没法比的,艾伊是魔法师,她是战士,而且艾伊已经是高阶魔法师了,现在更是有着一座灵位魔法塔作为其后盾,可以说未来成为传奇魔法师几乎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更何况艾伊身后还有昊这么一个神奇的人,对她来说,享受生活才是真的享受生活,对于未来艾伊根本就不用发愁。

        但是她不行,论血统,艾伊是大贵族嫡女,祖上更有灵位级强者祖宗,又是魔法师,而她呢?区区一个护卫加侍女,虽然和艾伊关系好,但其实更相当于艾伊的下人与家生子。

        除开血统,艾伊是魔法师,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战士根本不可能与魔法师相提并论,许多时候,传奇战士都比不过高阶魔法师,这就是质的差距,更何况艾伊还是高阶魔法师,还有一座灵位级魔法塔……

        那怕是这些都不算,艾伊现在有了昊,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昊对艾伊多有宠爱,便是被冒犯了都无所谓,而这就是艾伊未来最大的依仗了,那位尊者的继承人,光这个身份就不知道多少圣位神灵会羡慕得流口水呢。

        “不过大小姐现在这么幸福,这已经很好了……”安阳笑着喃喃自语。

        “我要更努力才行,不然会跟不上大小姐的步伐的……”

        安阳经过今天下午的聊天,她对自己的定位更加清晰了,那就是未来一定要好好的跟上大小姐的步伐才行,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集团未来不可限量,这是一个呈爆发式上升的集团,若是能够跟随上这个集团提升的步伐,那么未来成就传奇,乃至是半神或者更高,这绝对不是什么幻想。

        一座灵位级魔法塔,一处已经被净化后的禁地,外加上一个不停创造出奇迹,是那位尊者继承人的首领,光是这些就已经充满了传说气息,再联想到现在的外界局势,整个明世界都被战略决战武器轰炸,一片混乱,一片废墟,而他们却可以在这禁地休养生息,慢慢变强,这样一弱一强,这样的集团未来怎么可能不强大?

        安阳想要的就是在这个集团站稳脚跟,就如同当初那位尊者的部下那样,即便最初时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但是到得最后也可以成为他们在精灵族边境遇到的那亚龙人那样,成为一代强者,豪情无限,这样的未来怎么可能不被期许?

        “回去就挥剑五千次,不,一万次!!”安阳下定了决心。

        与安阳同样属于最初昊起家的班底,同样是精灵族的诺多与格雷两人,此刻正在诺多的家喝着酒,吃着小菜。

        这是一个安详的下午,禁地也有阳光,也有白天黑夜,这个时间恰是初夏季节,温度也不算热,在房屋吹着微风,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两人都有些微醺之意。

        诺多喝了一口,就赞叹道:“虽然是用野果酿造的酒,但是这味道也不算差了,这个禁地当真是神奇,寻常的果树和作物,一两个月就可以收成,而且产量比外界还要高得多,味道也比外界的要好,这已经堪比灵田之类的了吧?”

        格雷也是连连赞叹,他夹了一口小菜,咬得咯嘣脆响,他就说道:“灵田恐怕都比不上,外界的灵田,都是用灵石来当养分,还需要魔法塔时刻照顾,时刻调解灵石分解,一座魔法塔能够有半亩灵田都算好的了,像这里,满地都是这样,丰收啊,一两个月就是大丰收,这块禁地的价值之大,简直是难以想象。”

        诺多这时就看向窗外道:“你叫了艾瑞了吗?怎么这个时候了都还没来呢?”

        格雷又夹了一口小菜,就笑着道:“他的事情可是比我们要多得多啊,你说你吧,一个以前的公务员,现在大发展时,就只能够做一些政务方面的事情,今天这样的休息日,也没什么工作要加班,我呢,以前是搞财政统筹的,在这里也就做一些税收工作,而且还多是农业税,也照样空闲得很,但是艾瑞和我们可不同呢,他以前可是工程师,属于这里的高端紧缺人才,什么地方都要工程师,听说那些矮人们打算去北方开矿,这也需要工程师,他今天可是还要加班加点呢。”

        诺多就带着一些酸意道:“我想忙还没办法忙呢,他上个月的收入怕不是有这个数吧?”

        说话间,诺多就伸出了一只来,格雷顿时失笑道:“何止啊,恐怕翻倍都有了,多劳多得嘛,他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