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 102 章(第1/2页)

作品:《首辅大人最宠妻

        静姝和何佳蕙原本都有些闷闷的,  如今被徐烈这么一闹,  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丫鬟沏了茶过来,  大家各自落座,静姝便抬头看了谢昭一眼,却冷不防让她瞧见,  那人似乎也正看着自己,  只是见自己瞧了过去,便故意又把视线落下了。

        静姝也不啃声,只又偷偷的把头低下,不过片刻又往上扫一眼,  见谢昭正又看着自己,  只是那人见她抬头,  又把头给扭开了。

        如此几回,  静姝脸色已是绯红,  早已分不清是因为谢昭看她,  她才看的谢昭,还是因为她先看的谢昭,  所以谢昭才也看的她。

        好在这时候谢竹君的丫鬟已经回来,只领着静姝的丫鬟紫苏、何佳蕙的丫鬟碧云一起进来。

        “三表姐,我陪你进去换裙子。”静姝涨红着脸,  从椅子上站起来,拉着何佳蕙一起进里间。

        谢昭只是低着头,  仍旧捧着手的茶盏,  视线的末端却忍不住往静姝那边飘了飘。

        方才给她们开门的丫鬟却是从外头走了进来,  脸上带着几分笑道:“老太太,前头有好戏看呢!”

        老侯夫人却似乎对前面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只淡淡道:“今日太太过寿,自然是请了好戏班子的。”

        “这可比戏班子的戏好看多了!”那丫鬟只笑着道:“听说二少爷在后花园假山洞里糟蹋了个姑娘,现人家姑娘的母亲来了,正跟太太理论呢!”

        静姝正在里间陪着何佳蕙换衣裳,听见这话却是拧了拧眉心,这小院偏僻,显然这位老侯夫人是不管这侯府的事情了,大约也不知道自己原和安以臣定了亲。

        果然,老侯夫人听了这话,只是蹙眉道:“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既然是来赴宴的,想必家世也不会太差,怎么就遇上这样的事……”她的话还没说完,见谢昭和徐烈都在场,只清了清嗓子道:“你在这里浑说这些做什么,还不打嘴。”

        那丫鬟原也一时忘了,只当着新鲜事儿想说给老太太听,倒是忘了厅里还坐着客人,只忙道:“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出去再沏一盏好茶来。”

        谢昭听了这话,眉心却拧了起来,险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狐疑的往里间看了看,想着方才静姝进来的时候,看着倒还平静,不像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

        可一会儿若是让她知道那安以臣是这样的人,那要怎么办呢?

        他是这样的人,那静姝难道还要嫁给他?

        谢昭只脱口叫住了那丫鬟道:“知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那丫鬟一愣,随即蹙眉想了想道:“好像说是宋家的姑娘。”

        谢昭整个人都愣住了……前世静姝原定的娃娃亲,难道就是这样没了的?

        她那继母继姐,竟觊觎她的婚事至此?想必这件事情,竟是个圈套?这当真是太过厚颜无耻了!

        “简直厚颜无耻。”谢昭忍无可忍道。

        老侯夫人见他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只当他是在骂那安以臣,也跟着摇头道:“我早已不管事了,这个家落在他们手上,也做不出什么好事来,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着只是幽幽叹气。

        静姝鲜少听见谢昭有骂人的话,倒是被他言语的怒气给镇住了,她见何佳蕙已经换好了裙子,便索性挽了帘子走到外头,反而安慰谢昭道:“先生不用生气,他们这样倒好呢,反正我也不想嫁给安以臣。”

        静姝说话的语气,倒真是让人听出了松一口气的感觉来,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是轻松。

        “你不想嫁给安以臣?”这下却是轮到谢昭疑惑了,其实他记忆的静姝,是很逆来顺受的。

        她那时候不喜欢自己,却也愿意嫁给自己;不肯逢迎自己,却也没有表现出万般的抗拒,只是让人觉得和她是有距离的,那种距离拉不近,却也走不远,牵牵绊绊的。

        静姝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坦然道:“我不喜欢安以臣,所以不想嫁给他。”

        她这话听似轻巧,可是……像她们这样的大家闺秀,谁的亲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有几个人,能嫁给自己喜欢的如意郎君呢?

        “宋姑娘这话说的爽快,男女之事就是要这样的,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大家做了夫妻,这才叫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徐烈在一旁高声道:“要是没遇上喜欢的人,便是一辈子不嫁,或者一辈子不娶,也无所谓的,总比娶回家晦气要强!”

        他说的直接,一旁的老侯夫人听了却直摇头:“你又胡说些什么,仔细我告诉你祖母,让她老人家磋磨你!”

        徐烈闻言,只慌忙道:“姨母饶命,我不敢了。”他说着便举起手抱头,倒像是真的怕人打他一样。

        惹得在座的众人都笑了起来,何佳蕙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只忙不迭用帕子压了压眼角,一时又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又忍不住伤感了起来,眼泪便越擦越多。

        只是她瞧见众人都笑着,又怕他们瞧见了问起来,便少不得忍住了泪,一时间又是哭又是笑的,又羞了几分。

        那徐烈瞧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