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第1/2页)

作品:《深夜乐园

        “奶奶……你能给我多一点关于‘铁血鬼爪’的资料吗?”徐浪笑呵呵,有点像撒娇的小孩子。

        别看他脸上笑容满满,但是其实,内心非常纠结。

        好不容易来到“禁”字号的档案馆,还送出了一个赌场的永久名额,换来的,却是一碗汤。

        这倒没什么,毕竟旁边还有一张纸呢。

        可是,当他看完这张纸的内容的时候,彻底觉得,这次应该白来的。

        按照那张纸的记载,这一招“铁血鬼爪”的创始人,在很多年前,是一个书生,上京赶考,没能如期投宿客栈,只能在坟地旁边过一晚。

        这坟地旁边,有一处木屋子,不大,却可以遮风挡雨。这书生就躺在里面,虽然害怕外面的坟地,但是,他更害怕饿,因为,他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就在大半夜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木屋的门。

        出于好奇之心,他打开门一探究竟,没想到,看到一碗猪血鸡爪汤。

        饿得不行的书生也没想太多,把这碗汤给喝了,并且安全地过了一晚,第二天继续赶路。

        后来,这书生没能及第,却成为了某个高官的幕僚,也算过得不错。但是好景不长,这位高官受到迫害,家破人亡,那书生作为幕僚,也被追杀。

        书生一路逃跑,又逃到了这处坟地,还是那间木屋。

        大半夜,还是那个敲门声,他开了门,还是那一碗猪血鸡爪汤。他饥寒交迫,没想太多,把汤全都喝完,就在这个时候,杀手赶到,给了他好几刀。

        就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突然领悟了“铁血鬼爪”,将这些杀手杀死,但是,他也因为失血过多,死了,成为了灵界中的鬼魂。而书生凭借这一招,在灵界纵横四海,闯出名堂。

        扯……

        徐浪就觉得,这段叙述有点扯,倒是有点像某些奇异故事的基本大纲。

        “奶奶……关于‘铁血鬼爪’的资料,就这么点吗?而且,这上面的资料,也有点扯啊。”徐浪对着白色的天花板,大声地喊道,“就这么一碗汤和一张创始人的讲述,没啥价值,而且,我觉得,这创始人就是在胡言乱语。”

        “小伙子……这是最原始的档案,别的资料没有。因为那些资料,都是别人看了之后,得出来的属于自己的见解和感悟。”禁婆老奶奶说道,“你要是参透不了,那就证明,这招禁术,与你无缘。其实,这招早就已经禁止修炼。只不过,你是顾问,我才让你看最原始的档案。怎么的?你还想看别人的感悟?窃取人家的成果?”

        “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奶奶,我能见一见这位创始人吗?”徐浪觉得,看这么点东西,能管什么用?那还不如见一见这创始人,跟对方来一次深刻的交谈。

        “我都没见过……甚至,我连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禁婆回复道。

        徐浪一愣,觉得自己上当了:“奶奶,既然这个说法的真伪无法辨别,那为什么放在禁字号档案馆?你们就不怕是假的吗?”

        禁婆迟疑了好一会,才会回答道:“这招铁血鬼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灵界流传,实力强大,杀气很重。后来被禁止了,再后来,有人去研究了一下,追踪了一下源头。这一招来自于这碗‘猪血鸡爪汤’的说法,就是目前可以查到的,最远的源头。”

        “那你们就不怕是假的?”徐浪奇怪地问道。

        “以后可能是假的,但此时是真的。就像学术结论,现在是真的,估计过几年,又变成假的了,这多新鲜啊?”禁婆说道,“就在五十年前,关于这一招的源头,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呢。说不定,二十年后,这一招的源头又变成了别的。”

        “明白了,目前这碗猪血鸡爪汤,是‘铁血鬼爪’的其中一个源头,但未必是真正的源头。也就是说,这张纸上面的话,三分真,七分假。”

        徐浪的心情,有些郁闷,但是也没啥好期待了,反正就这么一招,学不会也没关系:“奶奶,送我出去吧。应该了解的,我都已经了解了……”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看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光,他顺着光源看出,发现,右手的食指,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戒指。

        “这个……”

        徐浪愣了一下,想起来了,这是当初在林戌狗舍的时候,他掉进了血池子里面,是系统主动跟他提及当初的大礼包。他看起大礼包之后,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将当时血池子里面的血吸干净,并且,在他的右手食指留下了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戒指痕。

        与此同时,还有一大堆非常混乱的信息在他的脑子里,他都没有来得及解读,那些信息就消失了。

        因为后面发生了不少事情,比如说,他莫名其妙成为了顾问,鬼夫人据说受了伤之类的,所以,他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而现在,这个奇怪的,曾经消失的戒指,又出现了。

        戒指在他的目光之下,飞到那碗汤的上面,变得晶莹剔透,像飞碟发出光一样,笼罩这这碗汤。

        很快,奇怪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