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0章(第1/2页)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声令下,所有包围着林逸等人的战将开始发起进攻,一时间各种技能的光影集飙射向正位置,经过战阵的增幅,威力不同凡响。

        哪怕是林逸的身体强度,正面硬吃如此强度的合力一击,估计也得要受点伤。

        可惜这种场面林逸经历的太多了,又怎么可能傻愣愣的站着不动等攻击降临?对方的战阵更是源自自己留下的传承,如今去被用来对付自己,想想还有些可笑!

        身形迅速闪动,看似密集无痕的攻击硬是被林逸找到了些微的空隙,游刃有余的从其穿梭而过,于瞬息之间靠近了包围圈的战阵处。

        和先前进入包围圈一样,林逸想要离开或者做些什么的时候,形成包围圈的这些战将们压根就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

        战阵的破绽别人看不出,林逸却洞若观火,随一击,战阵顿时分崩离析,集火攻击也随之散乱溃灭。

        不仅如此,互相碰撞的攻击还将其他方向的攻击给冲散了,近乎完美的合击,因为小小的纰漏而全线崩塌。

        就好像用硬币堆叠搭建的建筑模型,看起来美轮美奂,但只要抽走其一枚,受力点的变化,将会令其自身无法承载重量而瞬间倒塌一空。

        身处包围圈的那几个正紧张兮兮的摆出防御架势,准备以命相拼,迎接那狂暴的合击,结果架势摆完了,那些攻击也都彼此消耗完了。

        周围噼里啪啦的很是热闹,最终连一点攻击的余波都没有波及到他们,简直神奇!

        林逸出不停,也是噼里啪啦一顿削,把边上的战阵顺也给打散了,才好整以暇的回到原位,笑眯眯的看着欧阳窜天。

        因为动作太快时间太短,实力不够的人压根就看不清林逸的动作,甚至林逸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一步都没有动过,是组成包围圈的战将们自己内讧反水,把好好的合击给破坏了!

        “欧阳窜天,你不会以为这点人组成战阵,就能拿下我们了吧?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啊?”

        林逸的话令欧阳窜天面上一黑,说实话,欧阳窜天还真没指望过这些战将能奈林逸何,但事情的结果显然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

        该死的司马逸,比以前更强更难对付了啊!

        “欧阳窜天,现在还要一意孤行,拿着大陆岛武盟的鸡毛当令箭么?信不信我现在出杀了你,大陆岛武盟也不会为你多放半个屁?”

        大陆岛武盟或许是想要通过欧阳窜天来夺取凤栖大洲的控制权,进而分裂星源大陆,插掌控大陆武盟。

        这多半是之前大陆岛方面过来的人,包括天阵宗在内,都没有讨到好,觉得丢了面子,所以准备对星源大陆出了吧?

        如果不是林逸突然回到凤栖大洲,任由欧阳窜天掌控凤栖大洲,并把洛星流和金泊田任命的大堂主、巡察使关押甚至杀掉,断绝了大陆武盟获取消息的可能,凤栖大洲搞不好真的会成为大陆岛武盟全面掌控星源大陆的桥头堡。

        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欧阳窜天才刚开始执行计划,立足未稳,林逸真要杀了他,大陆岛武盟也没有办法为欧阳窜天出头做些什么。

        正如林逸所言,他们对于欧阳窜天的死亡,连半个屁都放不出来,只能装聋作哑,当没这回事!

        “司马逸,你别太嚣张了!大陆岛武盟岂会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你这样的乡下小子,根本就无法理解大陆岛武盟的强大之处!”

        欧阳窜天面色变幻,最后化为一缕狞笑:“本座对你处处忍让,只为了照顾你的面子,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本座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你不是瞧不起大陆岛武盟么?那本座就让你好好看看,大陆岛武盟到底是如何强大的!”

        话音未落,欧阳窜天取出一方玉符,全力输入属性之气激活后抛入天空之。

        空的玉符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转眼之间,就形成了一片星光熠熠的天幕,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

        被笼罩的区域里,不再有武盟的建筑物,也没有了土地的存在,所有人都仿佛是身处虚空之,入目所及,除了人就只剩下漫天星辰!

        上古周天星辰领域!(伪)

        欧阳窜天哈哈大笑起来,张狂得意的表情丝毫没有掩饰:“司马逸,本座已经一而再再而的给你会了,可惜你不懂得珍惜啊!看到没有?这就是大陆岛武盟赐予本座的杀锏——上古周天星辰领域!”

        “在这个领域之,天地星辰之力,都将为我所用,你再牛逼,能比天地星辰更牛逼么?现在你后悔也晚了!本座就看你怎么死!不对,本座是想看看,你怎么来让本座死?!”

        林逸感受着身周的压力,还有玉佩空间的示警,心虽惊不乱,这个上古周天星辰领域确实有些门道,已经能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了!

        最关键的是,林逸不知道这玩意儿算不算是阵法,反正以自己目前的阵道造诣,还无法理解它,更别说找出破解的办法了!

        好在玉佩空间示警虽急,却还不到致命的程度,不慌!

        欧阳窜天笑的张狂,但心却疼的厉害,这枚玉符的上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