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番外四(二)柏森x柏苗苗(第1/2页)

作品:《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再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准备,止不住的失落是骗不了人的。

        不过柏苗苗很快振作起来,他以前憨吃傻玩,根本没有展示过自己的优点,他哥不喜欢(谈恋爱那个喜欢)他很正常,他要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将人追到。

        柏森可不知道他这些小心思,他心情差到要爆炸,他家乖苗苗,才放出去多久,竟然要被人哄走了。

        他心里琢磨着,得找人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是那个王八羔子敢朝他家苗苗伸。

        这不是侵犯**,他就是担心,他家苗苗太单纯了,他怕他被人骗了。

        对,就是这样。

        “哥哥,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公司吗?”柏苗苗同样不知道柏森心所想,但不管是确认他哥性向还是要追人,都得跟着他才行。

        柏森越发肯定他弟有问题,以前让他去公司他都不乐意,跟要逼他做什么坏事似的。

        “好。”不管因为什么,把人留在自己身边总不会有错。

        心思各异的两人达成共识,柏苗苗兴冲冲跑回去换了件正式点儿的衣服。

        一是跟他哥去公司,不能太随意。

        二是穿得成熟点儿,让他哥明白,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奶娃娃了,他已经成年了,是大人了,可以谈恋爱的那种!

        柏夫人虽然常年不在家,但并不意味着真不管孩子了,每次从其他地方回来,都会给兄弟俩带礼物。

        平时两人的衣物饰品,也都是她打理的,大儿子身高腿长,堪比模特身材,穿什么都能显出气质。

        小儿子个头还没完全张开,但身材比例好,腿长腰细,也很容易搭衣服。

        柏夫人乐得打扮他们,衣帽间都给塞得满满的,好多衣服都没穿过。

        柏苗苗跑上去,在衣帽间里挑挑拣拣,特别心的选了一件稍微有点儿掐腰非常显腰线的衬衣,而且这个料子特别轻薄,衣服贴紧了,甚至隐隐能透出一点儿肉色。

        但其他地方的设计又很规矩正经,所以并不显得轻浮,正式场合也是穿的出去的。

        在装领带的格子前面站了一会儿,心苗挑了一款跟他哥今天戴的那条眼色花纹都特别相近,乍一看都看不出区别的领带。

        外套他敢做的太明显,挑了一件合适的就算了。

        领带和外套都没急着穿,这么耽误了一会儿,他下去的时候都有点儿晚了。

        柏森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听见脚步声抬头,清清爽爽,唇红齿白,挺拔鲜嫩的像棵小白杨的少年热切地向他走来。

        “哥,你帮我系下领带好不好,我总是系歪,太丑了。”柏苗苗举着领带凑到他面前,另一只臂上挂着他的西装外套。

        柏森近乎械地接过那条领带,花色什么的根本没注意到,让心苗的小心思落空了一半。

        因为要系领带,两人离得极近,近到柏森能清晰的看见柏苗苗敞开的领口露出的精致缩骨。

        那弧度纤细漂亮极了,柏森喉结滚动,瞳孔缩了缩,胸口烧起一把火,关押在心底的野兽咆哮着要出来,它想控制住面前的猎物,尽情撕咬享乐。

        柏森的眼底逼出一丝血色,他垂下头,借着低头为柏苗苗系领带的动作遮掩自己的狼狈和妄念。

        他压抑惯了,哪怕忍得浑身都在疼,面上依旧不露声色,甚至连系领带的指都灵活又平稳。

        唯独过于热切的鼻息微微暴露了一点儿他藏的很深的秘密。

        柏苗苗很失望。

        他哥没有看他的腰,明明连阮北都说他腰线很漂亮的!

        也没有注意到他领带的花色,这可是他特意挑选的。

        哥哥果然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柏苗苗一边遗憾,一边又忍不住面红耳赤。

        他们离得好近哦。

        他哥睫毛好长,鼻子好挺,嘴巴形状好好看,亲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柏苗苗想着想着就很唾弃自己,他思想真的太不纯洁了。

        可是他脑子真的有自己的意识,越是不想继续想下去,越是想得带劲,他甚至幻象起他哥跟人亲吻的模样。

        那样冷静自持,禁欲冷淡的人,也会染上欲望的眼色,整个人燃烧起来吗?

        就跟阮北说得那样,老房子着火?

        不对,他哥不是老房子,他哥年轻着呢!

        思绪稍微跑偏一点儿,终于不胡思乱想了,可这并没有让柏苗苗脸上的温度降下去,甚至连脖子都红了。

        因为他哥的呼吸喷在他脖子上,又热又痒。

        柏苗苗浑身都僵了,脖颈间的痒意密密麻麻,可他动都不敢动。

        柏森动作很快,系领带的整个过程,也没用到一分钟,可柏苗苗却觉得,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得像一个世纪。

        “好了。”柏森嗓音莫名暗哑,他连忙端起水杯,一饮而尽,才稍稍缓解了喉间的干渴,但心火是一点儿没能降下去。

        柏苗苗偷偷深呼吸让自己赶紧降温,摸着系好的领带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