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染心炽(第1/2页)

作品:《大汉海贼空军

        这时,三个冥使缓缓靠近,月光下,另两个冥使的面容也清晰起来。

        一个是笑嘻嘻犹如行商的胖子,另一个是舔着嘴唇的大小眼巨丑瘦子,这两个正是色伽家族宴会上,见到过的血冥教客人。

        果不其然,张白一直就觉得会遇上这两个人。

        “哦!是你们两个,你们一个叫土蚤一个叫海叶对吗?”张白之前使用月境术对付拉赫色伽的时候,已经从他的意识中,了解了很多最近的情况,包括当天来场的宾客。

        海叶是溟冥使,是那个行商模样的。土蚤是迷冥使,就是那个变态样子的丑男。

        “你居然知道我们?”土蚤有些惊异,舔舔舌头,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声。

        “我总得了解一下追杀我的是什么人吧!”张白答道。

        “从哪儿了解的?大概是他昨天去了宴会?”刺风冷静地答道。

        居然猜得八九不离十,张白明白了,这几个人中,这个不认识的冥使,应该是这仨里头,脑子最好使的。可能他就是三人里头负责指挥的,修为可能也是最高的。

        张白之所以和这几个人搭话,就是想搞清楚三人中谁最强谁最弱,便于防范。

        “这位大哥好眼力!不知如何称呼啊?”张白谄媚地问道。

        “哈哈哈!”岚冥使大笑,“现在求饶有点晚了,虽然我们不能杀你,不过必须将你活捉到王爷面前,你早晚活罪难饶。”

        海叶在旁插话道:“岚冥使,正好我们解不开舍利子的机关,把他交给王爷也可以勉强交差。”

        “不过先得让我玩一玩,比如只切掉几根手指什么的!他很有趣,大概肉质也鲜嫩。”土蚤的右眼很大,眼珠几乎爆出眼眶,此时急切地盯着张白,盯得他心里直发毛。

        所谓的“玩一玩”是要让自己断肢残废的意思吗?不过肉质鲜嫩的意思很明确,这是要把自己当盘菜啊!

        “土蚤,不可造次!”海叶再次劝阻道,接着又转脸对着刺风,“刺风大哥,你看这事怎么做?我听你的。”

        原来这个岚冥使叫做刺风,张白想着就动起了手指,他左手还有三个手指藏着氢气弹。然而正准备动手时,却听刺风道:“拿这小子去交差,不见得有用,舍利子的存放之谜不解开,王爷还是会怪罪的。”

        “舍利子存放之谜?”张白悟到了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做的那个梦,似乎不是什么普通的梦境。

        毕竟自己是拥有梦界的修炼者,如果真的睡着,也只会进入自己的梦界,而不是像个普通人一样,做个难以理解的梦就完了。

        “如果这时候,还让土蚤把人切得七零八落,人虽然不会死,但王爷肯定会生气的,到时候你们连命都保不住。”刺风接着说道。

        “大哥说得对,土蚤,忍着点儿,之后我另找人给你切着玩就是了,得让这个小孩完完整整的见王爷才好。”

        “哦!”土蚤嘴里嘟嘟囔囔,显然十分不满,但是完全没有违抗。

        “怎么?迷冥使昨天晚上杀了那么多人,还没过足瘾?”刺风开玩笑道,两眼却一刻不离张白。

        在他眼中的血腥之下,张白感到一种极度的危险,甚至比在一旁眼睁睁想要**他的土蚤更可怕。他一时没敢动,大脑里却是拼命想着办法。

        自己丢失了白色教袍,现在修为气息很明显,对方聊着天,也不急着出手,看起来非常轻视自己。这也是颇是有道理的,因为金丹境的自己,面对三个实力相当于化神初期的冥使,完全不够看。

        确实有点托大了,如果现在使用令牌,虽然能逃脱,但是塔下的众人就麻烦了,很可能损失惨重,他可干不出这种置朋友于不顾的事情。

        但是,若按照原计划,将这几个冥使引诱出佛塔,也是难以做到的事。

        这三个冥使经验丰富,看起来很随便,其实相互间配合默契,各自的站位相当讲究。

        张白现在靠在四面佛佛像的面前,背对着佛像,虽然暂时保证了不会被背后攻击,但是也把自己向后的退路堵住了。顶层有四扇窗,他面前能看到的有两扇,这些窗户是最近的逃跑路线。

        然而,右边的海叶和面前的刺风各占了一面窗户,切断了退路。刺风明显是三人中最强的,他的位置不但挡住了窗户,还挡住了从楼梯逃跑的路线。

        左面的土蚤躲在佛像旁边的阴影里,忽明忽暗的。这条路上,视线里没有窗户,不怕张白逃跑,所以很可能是负责进攻。

        如果土蚤发起攻击,以张白的身手,倒也算是个腾挪的时机,但若是张白绕到土蚤的身后,以冥使们的速度,海叶从佛像另一边肯定能再次堵上,再加上刺风随时补位,根本无机可乘。在这个过程中,肯定还会不断受到轮番攻击,很危险。

        这是非常严密的队形和占位,张白只要一行动,立刻会被三人不停地缠绕进攻,到最后,哪怕最好的情况,也是被活活耗死。

        直接向外冲,看来并不现实。难道只能使用令牌很怂地逃走?然后再赶回来,凭运气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