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自相矛盾(第1/2页)

作品:《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洛清寒召见萧凌峰和方无酒,询问事情的详细经过。

        两人都不是当事人,只能转述别人说的内容。

        萧凌峰:“那两个女刺客都是辽人,而辽国又与我国有仇,末将怀疑此次刺杀可能是辽国故意为之。”

        洛清寒:“若辽国要报仇,也该是冲朕来,贵妃是南月的公主,杀她有何用?”

        萧凌峰已经在心里琢磨了很久,当即说出自己的猜测。

        “杀掉贵妃,一则可以让皇上痛失所爱,二则可以挑起大盛与南月的争端,一举两得!”

        洛清寒默然不语,似是在思考。

        方无酒:“萧将军所言不无道理,但微臣有一事不明。”

        洛清寒:“你说。”

        方无酒:“射伤贵妃的那支弩箭,箭头上涂有毒药,但那种毒只会让人短暂昏迷,不会要人性命。若辽人打定主要置贵妃于死地,为何不用见血封喉的剧毒?”

        萧凌峰答不上来。

        若能在箭头上涂抹剧毒,刺杀成功的几率肯定更高,刺客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此事确实有点蹊跷。

        方无酒:“刺客没有用剧毒,说明她们可能不是真的要杀贵妃,行刺只是假象,他们其实另有所图。”

        洛清寒想了下,决定将景妃、李妃、苏才人、邵良人都叫过来,她们都是亲身经历过那场刺杀的人,问她们的话肯定更能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

        四位妃嫔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皇帝会提前回行宫。

        双方见礼。

        景妃美眸含泪,语调哀婉。

        “皇上,妾身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邵良人也用帕子擦了下眼角,颤声道。

        “那两个女刺客好生凶狠,妾身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幸好陛下提前回来了,不然妾身这心里怕是一天都没法安宁。”

        李妃其实也很害怕,但她只是看了皇帝一眼,就知道皇帝压根就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害怕,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

        苏才人一直低垂着头,也没说话。

        洛清寒没有理会景妃和邵良人的哭诉,而是看向身边的萧凌峰,示意他来问话。

        萧凌峰上前一步,朝四位妃嫔拱了拱手。

        “末将奉命彻查刺客一事,有些问题需要四位娘娘帮忙解答,还请娘娘们能够据实回答。”

        景妃颔首:“行宫里忽然出现这种事情,本宫也很希望能够尽快查明真相,不然本宫这心里都没法安定下来,萧将军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本宫定然知无不答。”

        萧凌峰:“请问你们为何要传召舞姬?”

        景妃蹙眉:“你这是在怀疑本宫么?”

        萧凌峰:“娘娘多心了,末将只是照例办事罢了。”

        景妃看了眼皇帝,见皇帝面上始终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只能悻悻地解释道。

        “本宫听闻苏才人要给贵妃娘娘弹奏琵琶,本宫觉得光听琵琶太单调,便让人叫了两个舞姬过来助助兴。本宫不知道叫来的舞姬竟是刺客啊,求皇上明鉴!”

        萧凌峰顺势看向邵良人。

        “请问您为何会跟景妃一块去见贵妃?”

        邵良人:“我闲来无事去找景妃娘娘闲话家常,恰好聊到贵妃娘娘病了这件事,便相约一块去看望贵妃娘娘。”

        萧凌峰追问:“您跟景妃关系很亲近?”

        邵良人垂下眼眸:“景妃娘娘宽容仁善,平日里很照顾我。”

        李妃听到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虚伪!

        她的这个白眼恰好被萧凌峰捕捉到了。

        萧凌峰看向她:“你有什么要说的?”

        李妃的表情僵了下。

        她赶紧收敛表情:“本宫没什么要说的。”

        萧凌峰最后看向苏才人,问她知道些什么?

        苏才人从始至终都是低垂着头的,闻言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容。

        她咬了下唇瓣,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眼中透出几分决然。

        “我不知道刺客是怎么来的,但我有件事要说。”

        萧凌峰立即道:“您请说。”

        苏才人先是看了一眼邵良人,然后才道。

        “刚才刺客对贵妃动手的时候,我看到……看到邵良人故意将花瓶推倒,那个花瓶恰好就挡住了贵妃娘娘的去路,差一点就害死了贵妃娘娘!”

        邵良人闻言脸色大变。

        她想也不想就矢口否认:“没有!那个花瓶不是妾身推倒的,妾身是无辜的,求皇上明察!”

        苏才人:“景妃娘娘当时就在邵良人身边,景妃娘娘应该也有看到。”

        景妃摇头:“没有,妾身当时被吓坏了,只顾着逃命,什么都没注意到。”

        苏才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娘娘为何不肯说实话?”

        景妃无奈:“我说的就是实话,我是真的没注意到谁撞倒了花瓶。”

        苏才人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