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099(第1/4页)

作品:《这膝盖我收下了!

        请补订到百分七十,或者等待72小时后~  宋雎窈说“好”的瞬间,无论是汤凯明姝,还是节目组都松了一口气。她留在学校,他们的真人npc才好搞小动作。

        当然要留在这所学校里,这里可是她要表演的重头戏的舞台。

        怀里的猫在喵喵叫,宋雎窈对校长说:“我想先带它去给医生看一看。”

        “好好,校医室你还记得怎么走吧?”

        “是。”

        汤凯眼睛一亮,连忙转头匆忙跑回校医室。

        明姝看着汤凯一下就有了跟宋雎窈接触的机会,心里越发焦灼。她跟汤凯是竞争关系,每一期进入的真人npc都是竞争对手。争的是直播间的人气,观众们的喜爱度,要不然参加这档节目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现在她却丝毫不知道怎么才能跟宋雎窈扯上关系,交上朋友。

        汤凯匆匆忙忙赶回校医室,迅速理了理衣服和头发,平复了呼吸,等待宋雎窈来敲门,观众也等着。

        汤凯脑子里已经闪过数个版本的给猫看病的姿态,说话的方式,希望这可以引起宋雎窈注意,他对自己的相貌仪态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宋雎窈现在不是小可怜,但是她依旧10岁就失去了父亲,喜欢年长者这件事不会变。

        然而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人来,直播间内有观众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傻了吧,宋雎窈去的是兽医室,不是校医室】

        【哈哈哈哈哈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还有专门给学生的宠物聘请的兽医】

        【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怎么可能会带猫去校医室】

        【……】

        ……

        金柯朵拉学院是贵族私立,除了少数特招生,比如当年的宋雎窈,所有学生都是非富即贵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占地面积宽广,环境优美,设施豪华,宿舍也是豪华公寓型。而且金柯朵拉学院离市区不远,从校门口的公交站上车,四个站就到了,很方便。

        宋雎窈的宿舍是双层复式的公寓,里面家具设备俱全,十分豪华。宿舍位置就在学生宿舍楼内,原本要给她安排的是教师宿舍区的宿舍,宋雎窈拒绝了,她自己挑选了这一间。

        宋雎窈带的行李很少,几套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比较贵重的只有一台电脑,还有一只来金柯朵拉路上捡的小流浪猫。

        宋雎窈戴着细框眼镜坐在沙发上看书,精致的面容在这一刻充满了书香气,怎么看都美得像一幅画。颜狗们忍不住发出被杀的声音,却不敢在弹幕发,生怕被围殴。

        猫在旁边走来走去,喵来喵去。宋雎窈像是被吵到了一般,转头盯着它看,目光幽幽的。猫咪圆溜溜的眼睛跟她对视着。

        【来了来了!】

        【终于要露出禽兽的真面目了!】

        直播间观众兴奋了起来。

        只见宋雎窈缓缓地将眼镜拿了下来,气质在这一刻a到爆,然后她忽然动了,她一个飞扑,将小猫按倒在沙发上,像个被扑倒制住双手双脚的少女,宋雎窈脸埋进它的肚子,一顿猛吸。

        小猫咪圆溜溜的双眼懵懵地看着宋雎窈。

        宋雎窈被诱惑了,放下了书本,开始跟猫玩了起来,在地上打起了滚。

        那喜欢小动物的姿态,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尤其是跟猫玩了一会儿后,宋雎窈带着猫看起了综艺,发出了弹幕。

        宋雎窈:啊啊啊啊啊哥哥们都太棒了,冲啊,一起走花路吧!

        但她仍然一直都是十分克制的,一个小时后,便又恢复成了那个遥不可及的人生赢家的宋雎窈的模样,拿着书走到阳台上,认真地看起了书。小猫咪吃饱喝足玩累了,蜷缩在她的脚边睡成了一团。

        她温柔的眼眸倒映出黑色的铅字,嘴角浅浅的弧度柔和,时间好像都慢了下来。坐在灯下看书的场景,美丽如画。

        只是偶尔,她会拿起桌上的望远镜,看向对面,像在看什么。可是当观众切换到她的视角的时候,她又已经转开了视线。

        【对面是男生宿舍,她在偷窥?】

        【还拿望远镜偷窥,真恶心】

        【我就说她不可能真的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正常,肯定有还没有表现出来的一面!】

        【只要一直盯着她,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被看到的!】

        【她之前白天在看的是不是就是那个宿舍里的某个人?】

        【好危险,差点被她迷惑了!】

        宋雎窈翻了一页,嘴角的笑意隐隐加深了一些。

        一个普通的人做出普通的事情,人们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当一个看起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在私底下做出接地气的事,人们反而会立刻觉得这个人可爱了起来,生出好感。所谓的反差感,就是可爱的代名词。

        但是他们对她做坏事,露出邪恶的真面目又有着过高的期待,如果一下子让他们发现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落差感就太大了,也许会恼羞成怒地扭头就走,所以要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