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第1/3页)

作品:《小闹腾

        chapter  15

        不良纹身少年在这一带蛮横惯了,打架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从来都是别人吃亏,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败在一个女人身上,又羞又恼,嘴里不断蹦出脏话,“卧槽!你大爷的,你再打一个试试,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见他丝毫不知悔改,童彩毫不留情,抬手就是一下。

        “啊!”不良纹身少年惨叫一声,刚捂住右臀,左臀又挨了一下,眼泪花不受控制,直往外冒,“卧槽!你他妈能不能别打了,疼啊,疼死了!”

        “你也知道疼,你打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不疼啊?”童彩也是从他们这个年纪过来的,霸凌事件以前在学校就见过不少,甚至有同学害怕被欺负,躲在家里不敢来上学。

        她最痛恨这种仗着自己有点三脚猫工夫就拽天拽地欺负弱小的人,手握着竹条,下手一下比一下狠。

        谁知一不小心失手打偏了,蓝鸡冠头不幸招,跟个二哈似的仰起脑袋“嗷呜”一声,双脚离地蹭蹭蹭直跳,“啊啊啊啊我的妈呀!你打错了!打错了!打他呀别打我!”

        “额……不好意思啊。”童彩动作一顿,一脸歉意地看着疼得哭爹喊娘的蓝鸡冠头。

        好基友红鸡冠头此时特别不仗义地在那儿捂着肚子贱兮兮地笑。

        不良纹身少年趁机抓住童彩手的竹条,用力往后一抽,抢了过来。

        竹条上面的倒刺划破皮肤,一阵钻心地疼,她还没反应过来,不良纹身少年已经扬起竹条挥了过来,她下意识地往后躲,冷不防撞进一个宽阔的胸膛,洁白的衬衫紧贴着,肌理分明,鼻息间萦绕着男人干净清新的味道。

        意料之外。

        童彩怔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傻愣愣地望着他。

        齐弈低头看了她一眼,估计这女人是被吓傻了,把她拉到身后护着,另只手握住纹身少年的手腕,往侧一压。

        “哇哇哇哇哇……妈妈呀!”纹身少年痛得直直往后缩,哭唧唧地叫喊,“错了错了!大哥手下留情啊,手要断啦!”

        齐弈人高马大,光是站在那儿,就很有震慑力,纹身少年瘦不拉几的,自知不是他的对手,认怂特快,典型的欺软怕硬。

        正想找机会逃,童彩赶紧冲上去,逮住他双手反剪到后背,顺势把人压到墙上,抬起膝盖往他腿上用力一顶,“把刚刚收的钱拿出来。”

        纹身少年半边脸贴着凹凸不平的墙面,浑身都是灰尘,狼狈不堪,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彪悍,不服气地骂了句脏话,还想反抗,齐弈往前一步站了过来,他瞄一眼,老实了,扭了下头说,“在左边裤兜里。”

        童彩看向红鸡冠头,用眼神示意。

        红鸡冠头走过去,从他兜里把钱掏出来,数了数,一张没少。

        通过红蓝鸡冠头两兄弟,童彩了解到,纹身少年今年十八岁,在市职高学读书,成绩不好,降了几次级,一天到晚打架斗殴,经常从低年级学生那里收保护费,爱面子,浑身名牌,花的钱几乎都是抢来的。

        前段时间被欺负了的学生家长来学校找了他,他怕惹麻烦,于是转移战场,在这几条老街横行霸道,专门对鸡冠头这样比他小的孩子下手。

        “你已经满十八岁了,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纹身少年不以为然,童彩拿出手机,在百度上搜索资料,将《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十三条规定念给他听,“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务的所有人、保管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最高可判处死刑。”

        童彩把手机拿给他看,指了指,“年满十四周岁就会判刑,更何况你已经十八岁了,你这样做,不仅损害了别人的利益,更会毁掉自己的人生。”

        纹身少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暗暗低下头,咬着嘴唇,没吭声。

        童彩问:“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离婚了。”说到这儿,他眼眶有些红,别扭地把头偏了过去。

        孩子变成这样,父母有很大的责任,听他这话,童彩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没再问下去,语气软了下来,“人生是自己的,我们要对自己负责,你还小,路还长,现在好好读书,以后好好工作,努力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齐弈站在一旁,看着童彩语重心长地教育纹身少年,嘴角上扬,心底没来由地升起几分自豪感。

        纹身少年走后,红蓝鸡冠两兄弟走到齐弈身边,巴结的笑道:“大哥,你太牛逼了,咱兄弟俩以后就跟着你混。”

        “……”齐弈满脸黑线,没说话。

        这男人看起来不太友好的样子。

        两兄弟走到童彩跟前,红鸡冠头称赞道:“你男朋友真厉害。”

        童彩下意识反问:“我不厉害?”

        和着她挥鞭子抽了半天还不如齐狗子别一下手?

        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搞错了重点,又添一句,“他不是我男朋友。”

        红鸡冠头说:“也是,彪悍的女人不需要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