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我会尽力补偿(第1/2页)

作品:《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

        和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激动的情形相反,沈平站在那,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显得淡定的多。

        “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

        沈平语气平淡的看这个戴眼镜的男人,说:“我只是说,针对城西项目策划案被泄露给杜氏集团一事,要整个项目组的人自查。并没有说,你怎么样了。所以,到底是你想多了,还是你真有问题,恐怕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平,别以为你这样狡辩,就能让我们平复怒气!我们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为了公司的项目,现在到头来,我们一个个成罪人了?”

        戴眼镜的男人说着,便对着项目组的其他人说:“我是忍不下这口气!我现在就辞职,你们谁愿意忍,就继续留下被人怀疑被人检查吧!”

        戴眼镜的男人说话极具有煽动性,他说完之后,真的有好几个人相应,纷纷提出了辞职,说这样的公司不值得他们继续奋斗打拼,简直毫无意义。

        几个要辞职的人立马就抱团了,一边骂着公司不做人,一边浩浩荡荡的去人事部提交辞职申请,甚至一刻都不等,要求立马解除劳动合同。

        沈平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无理取闹,甚至同意人事部直接解除他们的合约,结算工资,让他们离开。

        “刚刚的闹剧你看见了?感觉怎么样?”沈平处理完了那些人辞职的事情,就来到了纪夜琛的办公室,问安雨濛。

        安雨濛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着沈平,想了想,说:“那几个闹着辞职的人,该不会就是这次偷项目卖给杜氏集团的那几个人吧。”

        安雨濛说的是肯定句。

        从刚刚她观察那几个人的一些微表情她可以看出来,虽然领头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各种吵闹凶悍,但他的眼神却很飘,这就反映了他内心是慌的,他害怕自己的事情被揭发,所以他用高声,气势,暴怒这样的做法来掩饰他慌乱不安的内心。

        与此同时,她还观察了项目组的其他工作人员,很多人的表情都是那种慌乱无主的表情,而这些人刚好就是之后跟着那个戴眼镜男人一起辞职的人。

        所以安雨濛几乎可以肯定,出卖项目策划案的人,就是那几个。

        “嗯。”沈平点点头,“目前掌握了证据的,的确是辞职的那几个人。”

        “既然有证据,刚刚为什么不拿出来,当众打他们的脸,然后报警把他们带走呢?”安雨濛不解的问。

        “这是纪总的意思。”沈平说,“纪总的意思是,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手里没有证据,利用项目组自查让他们自己跳出来辞职。脱离了纪氏集团,他们就会有安全感,估计还会有一部分去杜氏集团供职,这样就会给杜氏集团造成一个假象,觉得项目的策划案没有问题,他们就会放心大胆的继续使用,等到他们自己发现有问题的时候,估计早就无力回天了。”

        “等到那时候,我们再把证据呈上法院,告他们,要求赔偿,估计到时候杜氏集团就风雨飘摇了。”

        “所以纪夜琛的目标,是收购杜氏集团?”安雨濛似乎明白了。

        “是以最低价格收购杜氏集团。”沈平重申了一遍。

        安雨濛听了点点头,其实她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她现在关心的是纪夜琛在哪,在干什么,为什么从昨天半夜离开家到现在都没出现,也没和她联系,是出了什么急事吗?

        “那个,沈平……”安雨濛想了想,小声问:“纪夜琛昨天半夜突然出门了,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沈平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纪总这是什么都没和安雨濛说。

        但看安雨濛那紧张担心的样子,沈平又不认识编其他的理由骗她。

        既然纪总没说,那他一个做助理的,也就不要多言了。

        “这……”

        “没关系沈平,如果不方便告诉我,我就不问了,不为难你。”

        见沈平那为难的表情,安雨濛抿着嘴唇,淡淡的对着沈平笑了笑,只是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

        沈平其实也不想这样,但是他并没有接到可以把这件事告诉给安雨濛的通知,所以他只能选择闭口不说。

        沈平想着,等一会他打电话问问,看看纪总的意思,如果纪总说可以说的话,他再和安雨濛说吧。

        虽然没有从沈平那里得到具体的信息,但至少知道纪夜琛不是出了什么急事,她也就放心了。

        白世综合医院内。

        纪夜琛看了眼时间,又扫了眼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的陶欣盈,转身对陶欣盈的母亲说:“伯母,我公司那边还有事,既然欣盈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就先走了。”

        “不行!阿琛你不能走!”

        见纪夜琛要走,陶欣盈的母亲急忙的抓住了纪夜琛的袖子,急切的说:“阿琛,现在盈盈还没醒过来,她的情况也才刚稳定,你就不能多陪陪她吗?我知道她醒过来,第一眼想看见的人就是你。”

        纪夜琛表情淡然的看着陶欣盈的母亲,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但也没有冰冷的拒绝,只是很不舒服的扫了眼陶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