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比试(第1/2页)

作品:《猎魔优等生

        “你们跟我来吧!”老者开始为冷秋几人带起路来了。

        大皇子和四皇子这才在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刚没走多久,迎面就走来了一大群糟老头子,无他,先前闹出的动静可不小,自然是惊动了他们。

        “方明!出什么事了?”一名看起来和先前那名老者差不多年纪的人问道。

        刚问完,就看到了大皇子和四皇子,脸色渐渐不悦了起来,跟着又看到了容祯。瞬间就暴怒无比,“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容祯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容祯向来不做什么亏心事儿,天底下又有哪儿是我不敢去的?”

        “黄攸老哥莫急!”见情况有点儿不妙,方明当即把先前发生的事情,以及和冷秋之间的对话告诉了那人。

        黄攸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

        “我们进去再说吧!”黄攸自然是知晓大皇子等人的来意,但就凭赵不凡可以打碎石门,这一点儿,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点儿面子的。

        冷秋几人忍受着无数目光的扫视,跟着黄攸往里边走去。

        不得不说,帝国的魔法师还真是青黄不接啊,一个个的全都是些糟老头子,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岁了。

        “都请坐吧!”黄攸说道。

        此时,冷秋等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议事厅里,好家伙,足足能够容纳上千人,此刻更是座无虚席。

        要他们给自己几人倒杯茶水,冷秋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了。

        “我们还是直入主题吧。说吧,来找我们什么事?”黄攸问道。

        冷秋说道:“帝国现在的情况,想必你们比谁都还要清楚。实不相瞒,我们来此,是想知道你们的想法!”

        “笑话!皇室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外人来管了!”黄攸阴沉着脸说道。

        “这几个是我的朋友,是特地过来帮我的!”大皇子开口了,

        黄攸冷冷的看了大皇子一眼,没有多说些什么,这没什么好说,大皇子在扩充自己的势力,这无可厚非,要知道,他们也是外姓人,当年也是各位皇子或帝皇所拉拢的对象,最后自愿留在了这皇宫当中罢了。

        “几位,还是先谈谈你们的想法吧!”冷秋笑道。

        “笑话!我们的想法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方明呵斥一声。

        “很简单!我们是站在大皇子这一边的,任何能够阻挡或者威胁到大皇子的人,我们都有义务帮他解决掉!”冷秋邪邪的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们出来闯荡的时候,你们的父母都还在玩泥巴呢!”

        “年轻人,切莫太过轻狂可,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人群就跟炸开锅了一样,纷纷指责冷秋不知道天高地厚。

        “大家稍安勿躁!年轻人嘛,难免心高气傲,见识短浅,狂妄自大。可谁又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黄攸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呵呵!”冷秋先是冷笑一声,跟着又邪邪的说道:“我狂,不是因为我年轻,而是因为我够狂!”

        黄攸瞬间神情骤冷的看着冷秋,“当真是狂妄至极!”

        赵不凡撇了撇嘴巴,小声嘀咕道:“老大不愧是老大!比我还能装...”

        南宫雪亦是扶额无语,这一个个的,摆明了是嫌事情不够大。

        容祯内心也是复杂极了,该说冷秋狂妄呢,还是霸气呢?

        大皇子和四皇子两人可就有点儿哭笑不得了,这什么啊,请你们来是来讨论这个的?这是在搞事情啊...

        “好了。话题有点儿偏了。”冷秋说道。“很简单,你们的选择关系到大皇子的前途,所以,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你们的决定是什么!”

        “恕我们无可奉告!”黄攸拒绝回答冷秋的问题。

        “你们之所以能够决定皇位的正统继承人,皆是因为你们的实力,他们才会敬你们,怕你们。”冷秋说道。

        “既然知道,那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黄攸冷声道。

        “大放厥词?呵呵!”冷秋冷笑一声,跟着又道:“实不相瞒,就你们那所谓的实力,在我们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什么?”

        “这小子实在是太狂了!”

        “不给他一点儿教训,我们的脸面何存?”

        在坐所有人全都愤怒的站起身来,看那架势,要不是这里的场所太过狭窄了,指不定就要大打出手了。

        如此的阵仗,让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不凡都吞咽了口唾沫,还说我呢,老大才是搅屎棍好吧,不出口则已,一出口那当真是举世皆敌啊...

        “自信是好事,可自信过了头可就不好了。”黄攸已经是说不上生气了,他甚至觉得,冷秋是在故意激怒他们的。

        “自信还是自负。要试过了才知道。”冷秋笑道。“不若这样吧,我们来比试一场吧。我们赢了,你们就要全力支持大皇子,我们要是输了,随你们处置。怎么样?”

        “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