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致命威胁,啼血杜鹃!(第1/2页)

作品:《兽世原始部落种田记

        “猛把胡子给剃了。”

        说这话时,木昭的神情也有些恍惚。

        高阶兽人,对低阶兽人是有天然的压迫力的。

        除非他们刻意隐藏,收敛起自己的气势。

        否则,那种等阶差距所形成的威压,就会一直存在。

        刚刚,猛过来时,并没有想以往那样,刻意收敛自己的气势与威压。

        因此,木葵这个连兽纹战士都不是的雌性,承受的压力是很大的。

        她之所以一直低着头,不想直面猛,以仰望的姿势看那个大块头,是一方面。

        但,其中也未尝没有,压力过大,难以抬头的因素在里面。

        相比较起来,木昭如今是二阶的兽纹战士,所受的影响要小很多,能看清猛的真实面貌。

        “剃了胡子的猛,长什么样?”

        一听说猛真的剃了自己的那一把大胡子,木葵顿时好奇了。

        “很年轻,看起来跟计一样年轻。”

        至今,木昭都依旧觉得不真实。

        要不是猛本身就是个身高过两米的大块头,长相还是偏硬朗型的话。

        以猛剃掉胡子后展现出的年纪。

        木昭真的,难以将他和以前那个威严的络腮胡中年联系起来。

        “果然!”

        木葵一脸就该如此的表情。

        地龙兽那次,猛被削掉了半边胡子。

        当时,木葵就觉得,猛的真实年龄,应该很年轻。

        如今,经过自家阿弟的亲眼见证,事实果真跟她猜测的那样,没有太大的出入。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猛留胡子应该是为了让族人们对他更加信服的。”

        “只是不知,他又为什么,突然把胡子给剃了?”

        对此,木葵满心疑惑,无处宣泄。

        猛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大胡子,说明他并不介意自己的那幅络腮胡。

        不在意形象,保留胡子本身对猛也好处多多。

        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木葵知道猛和余尽欢之间的约定,那她很快就能猜出答案来。

        [如果你哪天脸上没了胡子,说不定我就回来了呢。]

        猛这是在盼着余尽欢早点回来呢。

        当然,如今部落形势危急。

        猛盼的,究竟是余尽欢多一些。

        还是,盼她口中的巫祭弟弟。

        那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翼虎部落现在,是真的急缺巫祭或者祭祀的。

        可惜,木葵对此一无所知。

        自然的,对于猛的古怪行为,她也就只剩下好奇与不解了。

        ……

        接下来可以免费吃大锅饭,这对于所携带的存粮已经见底,且贡献点不多的两姐弟来说,自然是好事一桩。

        很快的,木葵就将对猛的疑惑,给抛到了脑后。

        管它呢,反正跟他们关系又不大。

        猛剃不剃,对两姐弟来说,完全没影响。

        解决完午餐,木葵如同往常一样,开始了她陀螺似的忙碌生活。

        “呜呜”

        “大哥,你不要死,不要死好吗?”

        “小妹以后再也不调皮了,什么都听你的,求你不要走!”

        “傻瓜,哥哥以后不在了,幺妹你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成年后,找几个爱护自己的雌性。这日子啊!也就能撑过去了。”

        又是一个伤重不治的。

        即将死去的雄性兽人,与他的伴侣和尚还未成年的小妹道别。

        “唉!”

        木葵不忍的别过脸去,心中涩涩的,很难受。

        她的治愈异能,如今已经涓滴不剩了。

        根本就挤不出哪怕是一点点,来继续为这个兽人吊命了。

        那名濒死的兽人,是三阶后期的。

        木葵如今最多只能炼出一阶高级的巫药,想要治疗三阶的兽人,如果没有异能辅助,是很困难的。

        如今,她哪怕再想挽回这一条生命,阻止一场人间悲剧。

        也,做不到了。

        然而,还没等木葵继续沉浸在伤感与无力之中。

        “葵,你快……快来,昭他出事了!”

        远处的兽人一句话,瞬间将她拉回了神。

        并且,很快又被吓得神情恍惚,心脏漏跳。

        “我家阿弟怎么了?”

        也不管那正在上演的生离死别了。

        木葵都没来得及放下手里拿着的巫药,就快步疾冲到生源处。

        “昭受了伤,情况很危险,血怎么都止不住!”

        来送伤者的其中一个兽人,一脸凝重的说。

        “门口出现了啼血杜鹃,不止是昭,很多兽人都受伤不轻。”

        另一个雄性兽人语气沉重的说。

        啼血杜鹃,这是一种具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