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民生!民声(第1/2页)

作品:《重生之三国大总管

        拒野之事,秦天急切不得,以邵峰为首的官员集团在前,若自己再行屯田一事动摇世家利益,那他在拒野之地,只怕是寸步难行。

        再说眼下东东正在接受古戒空间赋予的生命,空间内的一应事情处理起来也比较麻烦,秦天便做主同赵云一起,乔装打扮,混入拒野辖地暗中巡查一番,也好掌握第一手资料。仅看本地档案,就意味着自欺欺人。

        说干就干,当日夜,秦天便吩咐程昱暂管各事,自己则同赵云离开军营,择一本地士卒,名唤赵畇充作向导。三人骑着普通马匹,只佩戴长剑,用以粗麻裹脸束臂,一副游侠打扮,一路往西边而去。

        ……

        在外游历两日,收获颇丰,对拒野现有的官员品行有了大概了解,从民生当中可以发现问题,从民声里,可以听到民心!

        两天时间,秦天三人探访了八个村子,其中最小的村子人口也有二百多人,从赋税、田地、住宅等方面的观察,秦天得到了一个结论:穷!

        百姓们一天只吃一顿饭,更多有甚者一天下来也只是吃些野草河水,一顿像样的饭食都吃不上。村中某个大家族招人干活,提供一日两餐,不知多少人挤破脑袋去抢这个机会。世家只用稍稍一些食物,便雇来一大波几乎等于免费的劳动力,为他们种田、干活!

        即便如此,每个百姓头上都搭着赋税,那么一点收入养活家人都费劲,还有各种各样的税,实在是难上加难。

        半夜,秦天同赵云回到军营,赵畇回自己帐中休息,临行前说了句话:即便如此,二人面色皆不太好看。

        屋中蜡烛昏暗,二人沉默不言,气氛甚是寡淡。

        许久之后,秦天率先打破沉默,眼光盯着微弱烛光,道:“主公将祁乡、拒野、山阳交付于我,若拒野不可为,我有何颜面去见主公。”

        赵云道:‘幼麟只需将对策想出,一切交由我去办理!’

        赵云眸中满是真诚,此言的确是叫秦天从内心感动。

        “此间事情很是复杂,大公子后日将至拒野调查关系,待迎接大公子后,我自有书信呈交主公,待主公定夺。”

        时间不早,两日奔波,便是强如赵云,也稍有疲惫。

        二人各自安睡不提。

        次日,秦天早早起床,同营中将士们一同训练,如今他已是扬烈将军,必须要起好这个头!而且,军营之中多有少年小兵,将秦天当做偶像!

        乞丐出身,靠着一身胆略,功成名就!说白了,就是秦天给他们带去了希望,只要有实力,一切都不是问题!

        也许,曹操这般重用抬举秦天,便是做给天下人看的!

        所以,秦天也很明白,曹勋的挑拨之言,对于秦天来说,并无多大影响。杀了一个秦天自无大碍,但是他曹操杀掉的,将士天下寒门人才的心。

        校场之上,士卒们杀气震天,训练有素,秦天先进的练兵方法,靠谱的军营伙食,让营内的兵一个个强壮如虎,嗷嗷直叫。

        便在这时,今日当值的魏文昊驾马赶到,道:“将军,外面一青年男子,自称是将军胞弟,特来投奔!”

        “胞弟?”秦天心中知道必然是已有肉身的秦东,但戏码要演足了。

        “是啊,我也纳闷,曾听将军说起过,将军虽名为三郎,但只一人,并无兄弟姐妹。只是此人样貌、身高、气质与将军少说也有八分相似,文昊不敢大意,忙来禀告。”

        “莫非……”说着,秦天眸中闪动光辉,而后飞奔而出。

        行到军营之外,离着老远,便看到那个咧着嘴笑,身材面貌皆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傻小子!

        “大哥!”

        “二弟!”

        二人大喊一声,相拥一处。

        这一幕,引得校场内正在训练的兵卒皆是好奇万分,纷纷探头而看。

        魏文昊、魏文武、李洵、朱治等人纷纷过来,待得秦天情绪平静之后,李洵方才寻问。

        秦天叹息一声,道:“小时,我听村上老人说过,我有一个兄弟,但在逃荒的途中被饿死了,没想到……”说着,秦天再次感动的眸光泛花。

        而后,秦天收起把戏,一本正经的向大家介绍一番秦东。

        双方互相行礼。

        李洵搂着秦东胳膊,道:‘今日将军兄弟相逢,岂能不吃上一杯!’

        秦天则是竖手,道:“营中有规矩,便是规矩!不可胡来!秦东,哥哥我身有重责,今日就不能同你吃酒了。”

        秦东岂会不知,道:‘兄弟相见,情谊在心,何须酒水助兴。’

        兄弟二人执手进入帐中,其他若干人等很是识趣,给兄弟二人留下足够的私人空间,好生聊聊兄弟分离之后,各自的故事……

        然而,秦天和秦东进了大帐后,秦天一把推开了东东,满面嫌弃的道:‘丫的,为配合你演戏,可把我给难受死了。’

        秦东翻了翻白眼,道:‘谁配合谁还不知道呢!’

        秦天忽然反应过来,是啊,谄笑着拿着热脸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