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2(第1/2页)

作品:《反派小师妹的恶作剧

        “想走?想套路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尽欢的声音,对此刻的鬼王来说比恶鬼催命还要可怕。

        鬼王急急划开空间,想要逃到时空缝隙中去,这是他最近才在那些逃窜到冥界的恶鬼身上学到的,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他也相信这样尽欢一定抓不到他了。

        只可惜,他的愿望再次落空了。尽欢从来都不是以常理可以度之的。

        在鬼王匆忙撕开空间裂缝逃窜的同时,尽欢也进行了同样的操作,撕开空间追了过去,她甚至恶趣味的将自己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让大嘴保持着嘴巴大张的姿势追着鬼王跑,仿佛随时要把它吞噬进去一般。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才是最让人内心恐惧的方式。鬼王以恶鬼之道培养起恶鬼,又自己吞噬了那么多鬼物……自然是无比清楚这种痛苦的。

        现在让他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被吃掉,也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种恐惧,金尽欢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

        “你……你怎么可以?”

        鬼王这次是彻底惊了……

        逃不掉了,他真的要死了吗?而且还是要被吃掉的那种……

        当然尽欢是不可能真正吃鬼王的,毕竟他她现在不是什么东西都会吃的,虽然就算把鬼王吃了,对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尽欢依旧很嫌弃……

        吃虽然不会吃,但尽欢恶作剧的心思还没结束,她拿了个钵出来,喊着鬼王的名字,其实也不需要鬼王答应,鬼王就被收入了钵中。

        用不了多少时间,鬼王就会被彻底炼化成水的,而鬼王这么多年实力练成的水,想想也是好东西,尽欢满意地笑了笑。

        直到这个时候,目睹了一切的系统,发出了颤颤巍巍的声音。

        “你……你从一开始就可以撕裂空间,那你怎么、怎么……”

        系统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如果从一开始就可以撕裂空间,任意穿梭于时空中,那尽欢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系统,她想要到哪个世界中,并不困难。

        “怎么还愿意完成你给我的任务?”

        尽欢依旧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我的生活太无聊了呀,所以我总得找些事情来做,不是吗?”

        “你拿我当玩具?”

        “你从一开始,不也是拿我当棋子?彼此彼此,只是看谁的道行更高而已。”

        尽欢并不在意这些,棋子和棋手的转化,看的是自身的实力,而她向来都很相信自己。

        “连主神都没查出来你的异样,你、你到底有多可怕?”

        系统还想追问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黄杉女子的身影,正是风尘仆仆的风笑笑。

        “你所做的一切……”

        “我也没做什么坏事不是吗?耍着系统玩这点……你可以当做是我的恶作剧吧?”

        在创世神面前,尽欢依旧是不卑不亢,笑眯眯的模样。

        她的实力确实杀不了创世神,但同样的,创世神也杀不了她。

        “恶作剧?那对我师傅呢?你同样也是恶作剧吗?”

        “那我也想问一句,创世神把长醉推给我,也是你的算计吗?”

        “当然不是!”

        “我的答案,和你一样。”

        尽欢和风笑笑二人相视一笑,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暮长醉,是个意外,一个美丽的意外。

        如果不是有大师兄在,也许这个世界,对于尽欢来说,也不过是一场游戏,玩完了,她可以毫无负担的抽身离去,不带一丝留恋,哪怕这个世界毁灭了,也与她无关。

        可是因为有大师兄在,这个世界就变得生动起来了,她在乎他,在乎这个世界,也在乎这个世界里其他相关的人。

        话说开了,尽欢就挡了一下身上并不存在的泥土,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我要回去了,今天是我成亲的大日子,我不能让大师兄等太久。”

        等太久了,大师兄会担心的吧?

        -

        看到尽欢出现,大师兄一直紧抿的嘴唇,才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刚刚,他感觉到尽欢的气息消失了,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感受。

        小师妹走了……

        现实是这么告诉他的,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他应该相信的是小师妹,而不是现实……

        暮长醉不知道,如果小师妹一直不回来,自己会做出什么,但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回来了。

        暮长醉飞速上前,失了自己一贯的风度,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紧紧抱住尽欢,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尽欢的额上,然而嘴唇下移,吻着尽欢的眼睑,脸颊,最后落在尽欢那红润的双唇上,细细地碾磨着。

        暮长醉从未像现在这样失控过,他只觉得,小师妹身上任何一个不部位,都有着让自己发狂的力量。

        如果她不在了,自己该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