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突厥又来了(第1/2页)

作品:《穿成摄政王的掌心娇

        轻烟歌那眼里的满意越发的明显。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见盈凡凡垮了台,才敢递折子的~”轻烟歌那好似三月樱花花瓣的唇瓣扬起了一抹弧度。

        李渊立马否认:“小人只是瞧着南疆民不聊生,这才递折子,和其他无半分关系。”

        轻烟歌嘴角的笑意渐浓。

        九阙看向李渊的双眸也多了一丝欣赏。

        “此次你立了大功一件,回头想想给你什么奖赏。”轻烟歌托着腮认真的说道。

        李渊摇了摇头,说出了心中的愿景:“小人并不需要任何的奖赏,只求南疆百姓安居乐业,各行各业都欣欣向荣。”

        “你来南疆多久了?”轻烟歌又问道。

        “小人来了……”

        “公主!摄政王!不好了,突厥来犯了!”忽而一个小兵神色匆匆的跑了过来,因为跑得过于着急,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却顾不得疼痛出声喊道。

        “什么?”轻烟歌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撞上了突厥人。

        不过,来的正好。

        本来这次来也想着顺带扫清南疆的障碍,眼下到不需要她费力去找了。

        轻烟歌和九阙还未行动,只瞧着那跪在地上的李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出了大门,连句招呼都未曾打。

        南疆城南门。

        “报——”一个身穿戎装的小兵冲到了一匹枣红色骏马前。

        紧接着他又说道:“大汗,我们的人马已经攻下了南门,恭迎大汗入城!”

        那骑在枣红色骏马上的男子身穿银色的盔甲,浑身上下都透着肃杀之气,然而眉宇间却多了一丝邪魅,一双桃花眼泛着眼波,语气多了一丝不悦:“从前我来盈凡凡哪次不是打开大门迎我入城?今儿非要让我的人大开杀戒,唉,真的不懂事儿呢~”

        他悠然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入城,咱们去收取战利品。”

        “是!”

        这一队人马在那大汗的带领下,悠然的闯入了南疆城的南门。

        那大门口横七竖八躺着许多穿着南疆官府的士兵,他们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纵队悠哉悠哉的登堂入室却无能为力。

        大汉一入城门,就瞧着那些商户一个个大门紧闭,百姓四处躲闪,尖叫声不绝于耳。

        他那张精致的面容上多了一丝不耐,他掏了掏耳朵,却冷着声音笑道:“去抢。”

        “是!”得了命令的突厥士兵手拿砍刀,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闯入民宅,一顿哄抢,若是有人肆意反抗,下一秒便身首异处。

        “唉~这些人怎么这么不乖呢?乖乖听话开门迎客也不会死了。”大汗骑着骏马,略带惋惜的看着那些身上早已染红了的子民,摇了摇头。

        “咻——”一支箭摄中了正打算砍死一个哇哇大哭的孩童的突厥士兵身上。

        突厥士兵那大刀还未曾挥下,便如同慢动作回放一般倒地。

        “轰隆——”一声,掀起滚滚尘土。

        大汗剑眉凝起,鲜红的唇瓣多了一丝残忍,“谁干的?”

        “我。”不卑不亢的声音,只瞧着一个面容平凡,浑身山下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大将之气的男子踏马而来。

        他的背后背着箭筒,而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柄上等的弓,谈话间他的手已经从背后抽出另一支箭羽。

        上弦、拉弓,一气呵成。

        箭羽带着势如破竹的劲风,没入了又一名突厥士兵的胸口。

        大汗的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找死!”

        他手中举起一把大刀,用力的拉着拉着缰绳,眼神中带着杀气朝着那平凡的男子冲去。

        “哎呀哎呀,干什么喊打喊杀的呢~”一道悠然的带着几分调侃的女声响起,那声音好听的就如同是山涧的清泉般沁人心脾。

        大汗的大刀正欲挥下,只瞧着一抹倩影飞身而来,脚下发力一个旋步直接一脚踹到了他的枣红色的骏马脚上。

        骏马吃痛,仰头嘶鸣一声,前驱双双一弯,大汗一个重心不稳被抛出了马背。

        好在他武功极高,在落地的瞬间掌心蓄力撑在了地上,借着巧劲立了起来,站在了地上。

        他的眼睛里藏着熊熊怒火,那声音带着几分森然,抬眸望向来人,“今日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来找我晦气,你不怕我……”

        在看清来人的容貌的瞬间,那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绝世美人。

        美人的身穿锦绣凤尾水裙,上面花纹繁复刻画着国色天香的牡丹,外面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那披风在空中飞扬,肤若凝脂,腰间不足盈盈一握,那泼墨一般的长发披散开来,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大汗忽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说道:“敢问美人芳名?”

        他偏了偏脑袋,那墨色的长发倾泻,举手投足间皆是万种风情。

        轻烟歌倒是没有想到,这突厥的统统竟然是个绝色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