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女王的出场方式(第1/3页)

作品:《黑莲花千金重生了

        车上坐着一个气质冷艳的女人,只是距离有点儿远,大家有些看不清那人是谁,只是,等那人推开车门,优雅的走下车的时候,在场的众人无一不一片哗然。

        “这是……江宁吧?”

        “原来是江宁!”

        “这就是江家大小姐啊,真好看!”

        “……”

        看到江宁,众人顿时了然。在a城能够摆出这么大阵仗的人,除了江家这位傲慢的大小姐之外,也没别人了。

        江宁缓步走下车,淡紫色的高叉礼服裙装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凸后翘的身材令不少人羡慕嫉妒,礼服的垂尾设计更是将她的步伐和姿态更显优雅端庄。

        她像是一个女王一般,缓步走在红地毯上,江宁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是圈子里的女生,都知道江宁的底子到底有多好,只是江宁似乎从来不精心打扮自己。

        而今,江宁的美惊艳了全场。

        不仅如此,江宁身上的华丽礼服也直接压下了主人翁的风采。

        听到边上几个女孩子都在议论江宁的裙子,夸江宁的裙子到底有多好看的时候,作为今晚的主人翁,郝美丽气得攥紧了拳头,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江宁以前就很美,但是她今天的美中还带着一丝艳,再加上,江宁本身就是那种性子霸道桀骜的人,为此,她此刻的美中还带着一股极为强势的侵略性。

        如果真的要一个词形容,江宁此刻举手投足间携带的妖艳气质的话,有人想到了开在深夜里的红玫瑰。

        看得出来危险,看得出来致命。

        偏偏又甘心为她沉沦。

        厉鸿畅都看呆了,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子的江宁,以往,江宁虽然也会出席一些派对,但是,江宁每一次去参加派对的时候,穿得都很随便。

        之前在江家的时候,厉鸿畅光顾着忌惮那只黑狗了,以至于,厉鸿畅都忘了看一眼江宁了。

        现在看到江宁这一身打扮,厉鸿畅的第一眼是惊艳,但很快,他就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对了。

        参加宴会之前,厉鸿畅特意打电话到江家问江宁今晚出席生日趴准备穿什么衣服,颜色又是什么。

        厉鸿畅至今还记得,江家的徐管家在电话里说,“大小姐今晚应该会穿淡蓝色的连衣裙。”

        得到了江家那边的确切回复之后,厉鸿畅才开始挑选自己的西装,只是,厉鸿畅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宁竟然会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衣服的款式和颜色。

        如此一来,他就不能和江宁穿同颜色的情侣装了,但是厉鸿畅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宁没有穿蓝色,郝美丽却穿了蓝色的裙子,莫名其妙就和他成了同色系的情侣装。

        这个意识让厉鸿畅恼得想要将自己身上的西服扯烂,但是这种想法显然是不可行的,不过,看着缓步朝着众人走来的江宁,厉鸿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江宁怎么是一个人走红地毯。

        他们家那个瘸子呢?

        厉鸿畅环视了四周一眼,又看看江宁身后的那些五大三粗的黑西装保镖,结果哪里都没有看到慕谨言的身影。

        难不成,那小子只是随车?

        江宁并没有要带他出席?

        这么想着,厉鸿畅的心情稍稍的又平复了许多,只是还没有等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想好自己待会对上江宁的时候,到底要怎么解释自己身上的西服颜色时……

        “哟,你们两个这是穿情侣装吧?”

        江宁走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轻笑,语气也有些凉薄讥讽。

        “不是的。”厉鸿畅赶紧解释,“阿宁,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其实是……”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激动什么呀。”江宁笑着缓步走到郝美丽和厉鸿畅的跟前站稳脚步,看着郝美丽笑了笑,“郝小姐,生日快乐。”

        顿了顿,江宁又偏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个黑衣保镖说,“把礼物给郝小姐。”

        保镖手里提着一个盒子,盒子材质是透明的,为此,大家一眼就能看到,江宁送给了郝美丽一个表。

        “郝小姐,这是我去年买的一块表,不过,我还没有用过这块表,说起来也是有些尴尬哈,但这不是,今天太匆忙了嘛,来不及买新的,所以就把去年的表带过来了……”江宁看着郝美丽抱歉的笑笑,语气也随之变得有些无辜和微弱了起来,“郝小姐应该不会介意的对吧?”

        郝美丽:“……不会。”

        “那就好了。”江宁笑了笑,“郝小姐,你放心,这块表,我还没有用过,姑且可以算是全新的,款式也不错,但最终要的是,我觉得,这块表非常适合郝小姐你的气质哦……”

        “……”郝美丽的嘴角抽了抽,一块破表,到底能够适合她的什么气质?

        还有,去年买个表是骂人的吧?

        这个江宁……

        “谢谢,这块表,我很喜欢呢。”郝美丽心底的确很气,但还是温柔的笑着对江宁致谢,毕竟,这里不是她们两个人,她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