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分手(8)(第1/2页)

作品:《先和绿茶女主分个手[快穿]

        那邪术师倒也有几分本事,想到晏溯肯定是与曲泠泠有媒介,一把抓起曲泠泠,果不其然在她随身携带的包里搜出来一个小铃铛。

        “你说,如果我将这个东西毁掉……身为厉鬼的你……”他声音低哑,摩挲着已经有了一条裂缝的铃铛,威胁着拿起一张符纸。

        晏溯是鬼王之身,对于那些厉鬼来说打碎了控制他们的东西就会魂飞魄散不同,烛容当时将铃铛擦出一条缝,虽然他也受到了影响,但并不会让他陷入那种无法控制的境界,反而可能让他重获自由。

        意识到这个邪术师只把他当做道行更高的厉鬼,晏溯眼睛一眯,身影时隐时现,他厉声道,“放了她!”

        可语气里已经有了几分色厉内荏的意味。

        邪术师哈哈大笑,自觉抓到了晏溯的弱点,贪婪的看着晏溯身上肉眼可见的功德,“只要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我就放了她。”

        听到这话的时候,晏溯心里自然而然浮现出关于契约的一系列问题。

        晏溯眼神冷了冷,这老东西怕是想欺负他不懂契约规则,他和曲泠泠的契约还没解除,如果他此时应了他,与他契约,等待他的只有上天的清算。

        他故作不懂,“可以。”

        邪术师喜上眉梢,等晏溯与他契约后,他魂飞魄散,功德自然是属于他的。

        晏溯一步步靠近邪术师,邪术师心还有着一点警惕,里紧握着可以控制晏溯的铃铛,岂料晏溯完全没有在乎那铃铛,径直化作一团黑雾将他紧紧地缠住。

        “眼睛!我的眼睛!”邪术师只觉得眼睛像是被火烧火燎一般,灼人的痛,让他忍不住哀叫出声,不禁想要捏碎那铃铛,可那铃铛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以他的能力竟然无法毁坏。

        “嗤。”晏溯嗤笑出声,对于他这种行为十分瞧不上眼。

        他重新化作人形,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曲泠泠,略皱了皱眉。

        那铃铛看起来除了当初对曲泠泠下的人其他人居然都没办法毁坏,倒是个坏消息。

        晏溯啧了声,怎么处置这个邪术师成了问题。

        让给曲泠泠肯定是不可能的,曲泠泠做了首席和他的目的相违背,他思考着找哪个幸运儿来继承这个邪术师。

        好在很快就有人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穿着道袍的少年站在门口,还持着桃木剑,眼神清明,丝毫没有被邪术师迷倒的样子。

        很容易就让人想到,他是故意被带过来的。

        晏溯眼睛一亮,他朝着谢清明一笑,“小道士你来的正好啊。”

        “果然是你。”少年沉静的语气像是早已笃定,他将桃木剑放回身后,不徐不疾的朝着他这里走过来。

        那团黑雾自然而然的回到了晏溯身上,谢清明的眼睛又黑又亮,“你怎么不杀了他?”

        晏溯闻言,蹙了蹙眉,“不好交代。”

        他现在还没有打算惹上天师协会那群疯子,他记得首席就是男主之一越星洲,但越星洲这个人,从其他人的描述里很不好惹,他现在不是暴露的时候,准确来说,他谁也不相信。

        他审视着眼前这个少年,揣摩着他是否能够被相信。

        这少年神色有种与年龄不符合的沉静,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少年意气,纯粹又坚定,仿佛认准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

        他听到晏溯的话,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你果然是有理智的。”

        晏溯笑意淡了下来,“不想被找麻烦罢了。”

        谢清明缓缓摇头,天师协会那些人或许会给晏溯带来麻烦,但绝不至于让他这么苦恼,他正视着这个与众不同的鬼,想帮助他的想法又浮现了出来。

        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很惊讶。

        如果说第一次想帮助他是出于他一向的原则,那么被拒绝以后他应该不会再提起才对,但是对于这个鬼,他总有一种一定要帮助他的感觉,说不出来的奇怪,却让他有种必须要去做的感觉。

        “你有执念吗?”他再一次问道。

        他的眼睛很纯粹,没有任何的**,只有平和和宽容。

        这是目前为止晏溯见过的最纯粹的一个男主。

        他飘到窗户边,从窗户往下看,“我想起来了,我有执念。我想找回我的身体。”

        谢清明身体一震,目光灼灼,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可以帮你。”

        晏溯指了指窗户下面,“我的身体,就在下面。”

        “整个鬼市,建立在我的身体之上。”仿佛这件事和他毫无关系一般,晏溯的神色很漠然。

        谢清明有些不解,对于晏溯的身份又多了一重疑问,但他没有多问,只说道,“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暂时关闭和现世的通道。”

        晏溯满意的朝着邪术师的方向指了指,“那这个暂时作为酬劳吧。”

        谢清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上前认真的将邪术师捆缚了起来,此时的邪术师早就被晏溯整的服服帖帖,还沉浸在那股刻骨的痛苦,谢清明便使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