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第1/3页)

作品:《我是神童他妈

        不知谁把视频投稿给大v,    放出去第二天便冲上热搜。

        视频很清晰,小小的病房里充斥着朗朗读书声,安子墨最小只,脊梁挺直,    写下的字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般歪歪扭扭,    非常地整齐漂亮。

        他很上镜,    镜头里的安子墨发丝乌黑,    肤色又白,盘腿端坐着,像电视里的贵族小少爷。

        网友们自愧不如,    纷纷在评论夸赞。

        ——我岁时还在玩泥巴呜呜呜。

        ——这小孩真是天才吧?逻辑思维自愧不如。

        ——艹!!弟弟接受姐弟恋吗?年龄差大二十岁的那种。

        ——啊啊啊啊啊,    这不是我那天捡到的那个弟弟吗?

        最后那条评论吸引广大网友注意,    顺着她微博点进去后,找到了安子墨丢失那日的近距离照片。照片里的男孩显得狼狈,但仍精致漂亮,    和视频里的如出一辙,    再然后,    他们顺着信息摸到安想主页。

        安想的漫画因安子墨受伤的关系暂停更新,转发评论也少了不少,    没想到这事儿一出,漫画直接跟着视频冲上热门前五,每条漫画下面起码都有一万多条转发和评论。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这样火。

        安子墨正收罗着准备出院,没关注新闻,    不过病房外面围了很多人,    还有几个闻声而来的记者。

        他受不了陌生人的视线,直接把门锁住。

        秋阳坐在隔壁床闷闷不乐看着他,“子墨弟弟,    你要出院了吗?”

        秋阳病情加重,带着鼻饲管,状态不是很好,但还是想在子墨出院这天和他聊聊天。

        “我们可能下午走。”安想安慰他,“等收拾好东西,我要带墨墨去做检查。”

        听到做检查,秋阳笑了下:“做检查好,要是发现问题,还能早点治疗。”

        安子墨把书包拉链拉好放在一边,等护士过来叫人,他离开去做全身检查。身体检查很耽误时间,一套下来已过了好几个钟头,好在没什么问题,安想一直悬着的心在见到单子时也松了口气。

        裴以舟的车子已经停在医院外面,安子墨将要和秋阳告别。

        他一点也没有想和他说话的意思,背着包自顾自准备离开。安想拦住他,把他往前推了推。

        “我走了。”安子墨被迫来到秋阳床边,傲慢又冷酷地告别。

        秋阳早就习惯他这幅样子,丝毫不在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本递给他:“给。”

        “这是什么?”

        “送你的出院礼物。”

        安子墨挑眉,接过正准备翻看时,听见秋阳说:“你回去后再看。”

        他收好,转身离开。

        “子墨弟弟!”

        安子墨转过头。

        秋阳抿着唇,眼睛里带着他看不懂的情绪。过了会儿,他缓慢开口:“你要是有空,记得、记得来看看我。”

        安子墨没接受也没拒绝,头也不回地离开病院。

        医院外面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天空很清澈,蓝得剔透,云朵像白油彩般在蓝底上肆意绽放。他哒哒哒地走在前头,步伐匆忙,弯腰直接坐上后驾驶座。

        “不看看秋阳的礼物吗?”安想早知道儿子迫不及待,可是清楚他不好意思,于是主动给他伸过去一个台阶。

        安子墨挑挑眉,佯装无动于衷地翻看那个小本子。

        记本上每一页都是小朋友的名字和绘作品,画的都是安子墨,记稚嫩,写的东西各不相同。

        [谢谢子小老sh。——王鹏鹏留]

        [虽然很喜欢你,不过还是不要生ng啦。——许可留。]

        [记得来看我们。——刘金金留。]

        [子老师,长大我要和你jehn。——咪咪留。]

        安子墨小鼻子一皱,啪地下把记本合上。

        那些东西早就被安想看了个正着,她按捺着笑,“墨墨,有小朋友要嫁给你哎。”

        安子墨木着张漂亮的小脸,“我不结婚。”

        “为什么呀?”

        “麻烦。”

        安想歪歪头,继续逗弄着儿子,“遇到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结婚吗?当然要是男孩子我也没意见的。”

        安子墨脸色变了又变,怒不可遏地吼回去:“我还处于幼年期,你能不能不要和我说这些成年人的东西?你明不明白什么叫幼儿健康?”

        安想给吼懵了。

        这、这就不健康了???

        她看出儿子不高兴,讪讪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回家后安子墨把那个记本随时搁置在书桌,想了想又移动到棺材的小抽屉里,晚上睡觉时又认认真真一页页地翻过。

        棺材很小,能给予他最大的安全感。

        安子墨上辈子没有收到过礼物,他没朋友,没家人,虐待是生活送给他的苦难,这个小本子是生命以来第二个礼物,第一个是安想送的变形玩具,早被他弄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