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八抬大轿入赘楚家(第1/2页)

作品:《越世唐人

        第十八章:八抬大轿入赘楚家

        至于香烟嘛虽然见了水但晾晒在这里也有好几天早就干了,打火机也能正常打火,他兴奋的点了一支深深的抽了一口,虽然味道没有之前那么好但聊胜于无在这里你还能指望啥,一圈圈白色的烟雾徐徐飘散,让他原本有些酒后萎靡的大脑渐渐清晰了起来。

        其他的东西也算完好,辣椒面和咖啡本就是封装的所以倒也无需担心不能食用,他随手便重新装进了公文包中。

        赵越越此刻蹲在墙角边,嘴巴上叼着一只发皱的香烟,低着头双手在公文包里面不停的摆弄着,自己那后世的笔记本还有些潮湿感,他随意翻开了第一页,上面自己帅气的签名旁一张世界地图赫然清晰可见。

        赵越越心中一惊,哇靠,这可不得了啊,这可是世界地图对于大唐时期来说价值绝对高于一切,虽然不知道大唐时期的地域是否与后世地域一样,以后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去旅旅行,不过这也得需要钱。想到这里赵越越精心的将笔记本合上放进了公文包中的夹层里。

        “孩子你你又犯病了?冉儿,冉儿啊,快来,快去找个道士过来”

        赵越越一愣,茫然的扭头看向身后,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妇人正端着一盆水站立在自己身后,正惊恐的看着自己,并且大叫着。他急忙站起身将嘴中的香烟拿下解释道:

        “大娘,你别喊,我我没有犯病,这个是我的。呃大娘你冷静些”赵越越一时间竟然有些手无足措,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做了贼被抓到了一般。

        “冉儿啊,快来啊”老妇人哪里听得进去依旧大喊着。

        “娘,我来了,怎么啦?”楚月冉莲步疾驰走到老妇人的身旁扶住了她。

        “冉儿你来的正好,我给你解释便就是了,大娘啊你不要叫了。你倒是听我说啊”赵越越一声大吼,怔住了二人。

        随即他再次抽了口香烟吞云吐雾徐徐解释起来道:

        “大娘,我没有犯病,这个包本就是我的东西。你可记得上次我我在水井中打捞出来的不就是这个黑色的包嘛。我只是刚刚凑巧准备洗漱才想起的,你们不必惊慌”

        “你手中乃是何物?怎的怎么能放进嘴中”老妇人指了指赵越越手中正徐徐冒着青烟的香烟问道

        “这个叫做香烟,乃是异域之地传进中原的一种新型的玩意儿,呃反正就是一种类似香薰的东西吧。这个叫做公文包,类似我们日常的包袱,只是比较便捷而已。大娘为何让冉儿叫道士?”赵越越解释一番后反应过来询问道

        “哦,原来是这样,西域倒是听闻过,没曾想那地方所产些神奇物件儿。我我还以为这水井之中有什么魑魅魍魉的邪物呢,你这孩子每次只要在这水井边就会做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之事。”老妇人这才稳了稳心神,神情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赵越越一脸苦涩,唉,简直就是鸡同鸭讲啊,解释起来还真是费力。这已经不叫代沟了,这应该叫做无数个海沟了吧,毕竟若是真的按照六岁一个代沟来算那他与这老妇人岂不是无数个海沟了。

        “大娘,布匹你且抽空就做些衣裳吧,那个,我们有空就再回来看您,冉儿我们这便先回去吧,昨夜一夜未归,还得回去给盈阿妈一个交代不是。”赵越越也不想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毕竟自己穿越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被人理解,此刻心中只想着赶紧离开。

        楚月冉倒也乖巧只得悻悻然与母亲不舍的再次道了别,二人并肩熟络的走出楚家宅院,朝着情意楼缓缓行着。

        只是这次赵越越手中却多了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公文包上两个握把仅仅只有一个还算勉强完好,另一个早就被那日周燕燕给弄断了,此时赵越越握着残破的公文包走在长安街上,黑色公文包有一搭没一搭的晃悠着模样甚是别扭。

        赵越越与楚月冉在大街上走着突然想起早饭都还没吃,想着都已经误事了索性也不着急,在路边摊上寻了一家混沌店坐了下来准备吃些早饭。

        刚刚落座之后,赵越越就听闻道一声声细小杂乱的议论之声,侧耳听去原来是那些楚家宅院的邻里们正在议论自己与楚月冉呢。

        “哟哟,瞧见没?就是那个小子,昨夜他喝的那叫一个酒气熏天呢,叩了大半夜的门,你说这个楚家现在怎么这般不堪,什么野男人也都往家里弄”

        “是啊,我还听说那个楚家的老母亲由于年龄太大故此才没有被发配为奴的,那个楚家千金就在前面情意楼做了官妓呢,啧啧。唉,世风日下啊”

        “唉,算了。她们母女两现在也算是可怜之人,倒是那个男的你说他勉强算是一表人才吧,但偏不务正业跑到情意楼做了一个小小龟公呢,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啊,楚家早已没落至此了啊,官妓佩龟公,哈哈”

        一声声刺耳的话语让原本就心中有些难堪的楚月冉此刻更是将头深埋了起来。她的双颊上泪珠如断了线般丝丝滑落。香肩由于抽泣微微颤动着。

        虽说赵越越本就脸厚这些话语倒也伤不了他,但他自从认定了楚月冉为自己的准媳妇儿后却同时也有了逆鳞,便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