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 晋江文学城首发(第1/3页)

作品:《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

        君怀琅一愣,才觉察到薛晏说的是什么。

        他一低头,就见那只狼牙已经落到了薛晏的里。色泽斑驳,却在灯下反射出润哑的光泽。

        君怀琅没来由地心下一虚,就想将那只狼牙拽回来。

        他自从那日将这物戴起来,就没再摘下过,平日里贴身戴着,也渐渐成了习惯。

        但此时被对方发现,就让他莫名有些难堪了。

        薛晏的却一裹,逗他玩儿似的,将狼牙攥在心里,偏不让他拽走。

        “怎么还不给看了?”薛晏低声地笑,非要反着他的意思。

        不过,他单相思久了,心下压根就没往多的方向去想。

        他只是单纯因为,自己送的东西,君怀琅戴上了,他就高兴。

        却没看到昏黄的灯下,君怀琅有些泛红的耳根。

        就在这时,进宝听到了房的动静,匆匆推开了门。

        只见门内,世子殿下蹲在床榻边,王爷这会儿伤重得坐都坐不起来,还伸着胳膊,按在了人家的后脖颈上。

        进宝:……。

        他主子一抬眼,那冷冷的眼神扫射向他时,进宝就知道,自己莽撞了。

        他恨不得立马摔上门躲出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世子殿下匆匆站起了身,把什么东西塞回了衣襟之。

        进宝:?!

        这下,他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灭口了。

        就在这时,世子殿下转身发话了。

        “进宝,你来得正好。”他说。“王爷醒了,你去将他的药端进来吧。”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再备些清淡的饭食。”

        进宝应下,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菩萨不愧是菩萨,即便被主子拉下了神坛,依旧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好人。

        ——

        这天夜里,君怀琅陪着薛晏吃完了饭,又盯着他喝了药,便被薛晏赶回去休息了。

        他本来前一日早上就早起,到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天际已经开始泛白了。

        这般算起,他竟是一整日都不眠不休。

        此时,他精神松懈了,疲惫感便入潮水一般奔涌而来。君怀琅回到了房,便一下子睡到了次日的下午。

        再之后,他便日日守在薛晏榻边照顾他。

        原本是不必的,但他没想到,薛晏受了伤之后,竟这般不老实。

        他醒之前还好,能乖乖趴在床榻上睡觉。可自打他醒来,便嫌趴着的姿势憋屈,让他喘不上气,找准会便非要坐起来。

        君怀琅不在的时候,只有进宝,自然压制不住他,如何恳求都没用,还要挨薛晏的冷脸。

        进宝没办法,只好来请君怀琅。

        君怀琅便只得日日守着他。

        有君怀琅在,薛晏即便嫌趴着难受,也不敢造次,最多压得难受了,小声埋怨几句。

        “就没见过皮肉伤还要这样养的。”他小声骂骂咧咧。“要在燕郡,只要脚没断,天老子就能上战场。”

        “你说什么?”坐在榻边的君怀琅没听清。

        薛晏咬牙,小声嘀咕的狠劲儿却卸得干干净净:“我说什么都不干,就只趴在这儿,无聊得很。”

        君怀琅是的确没听清他嘀咕的什么,听到他这么说,便也听进了心里去,只当他是真的闲得无聊。

        这日饭后,他便让进宝将薛晏带来的书搬来,他坐在床边,给薛晏读书听。

        这下倒是将薛晏彻底安抚住了。

        书没什么意思,但君怀琅的声音却好听。清凌凌的,明明声线清冷,却带着几分纵容的柔和。

        听得薛晏心口直发痒。

        于是他便安安静静地又养了几天。

        他们在扬州待的时间有些长,要做的工作也早几日就收了尾。此番来扬州的,既有知府,又有永宁公,连陛下特意派来的薛晏都来了,金陵这些日子便空了下来。

        这般时日久了,也不是办法,故而沈知府提出,打算先行回金陵。

        他的本意是想让薛晏在这儿再养养伤再回去,不过几日下来,薛晏已经能下地了,也不耐烦再在扬州住,便与沈知府一行人一同回了金陵。

        君怀琅仍旧与他同乘一辆车。

        君怀琅本是要骑马的,却被薛晏硬是拦了下来。

        “车上宽敞,骑马干什么?”薛晏理直气壮。

        君怀琅好言道:“王爷需得静养。”

        薛晏道:“一个人无聊,你读书给我听。”

        这些日子下来,薛晏似乎仗着自己有伤在身,越发学会无赖了。君怀琅竟也有些抵挡不住,听他这样说,也没法反驳,被他领着,稀里糊涂地一同上了车。

        薛晏给进宝递了个眼神,进宝立马意会。

        待二人上车之后,进宝在车夫身边坐下。

        “赶慢点,王爷养伤,经不起颠簸。”他慢条斯理地地吩咐道。“记住了?”

        车夫诺诺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