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补汤加巴豆越吃越有味(第1/2页)

作品:《书穿总裁拿了太监剧本

        韩萌来到游戏世界的第n天,这里除了没抽水马桶。他晚上总要起夜小解的时候有些不方便。在李清弦的关照下,以及每天可以见到美丽的红月妹子的情况下,他日子着实过得还算可以。

        今晚,当他又一次偷拿吃食给红月,陪她说完几套冷笑话后,在回来的路上被屋顶上一抹黑影着实吓了一跳。

        韩萌定睛一看,我去,这不是说要闭关修炼禁术的老板吗?怎么又双叒跑出来蹲屋顶了???

        “唉呀妈呀!老板你怎么最近老是穿一身黑的蹲我屋顶上,吓得我还以为是个黑毛老雕……”

        “你以为这是修仙游戏世界,还黑毛老雕。行走江湖,连夜行衣都不知道。”李清弦喝了半坛子酒,此刻有些微醺。

        “不是老板,你不是闭关了吗?这闭关还能经常出来溜达溜达的?”韩萌拢了拢外衣,抬着头不解地问道。

        这个礼拜是第几次了……

        “怎么?闭关就不能出来买点吃的喝的?我又不是和尚,闭关又不辟谷。”李清弦显然心情不好,周身气压极低,像极了过去开周会时要裁员时的冷酷模样。

        韩萌壮着胆子,问道:“……又偷偷跑去看老板娘了?”

        李清弦一个眼风扫过来,韩萌立刻闭嘴。

        “老板,我听你手底下小太监说了,你和那个叫苏月仙的游戏角色有段过去。老板,我可以理解你。纯爱游戏嘛,只要角色长得正,入戏太深也正常。”韩萌安慰道:“您在这款游戏里登入的角色人设不好,有缺陷没法走正常恋爱路线。不过没关系,老板您若是喜欢,等咱们出去后我把我个人的一些私藏借您玩玩?戴上ur眼镜玩,里面的女性角色跟真的一样,攻略她们以后,她们个个爱你爱的不要不要的……”

        咦?怎么老板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算了,现实生活中李清弦就是个冷面无私,天天穿着性冷淡风高级定制西服的资本家。和他讨论这种小粉红的话题,真是没事找事。

        韩萌缩了缩脖子,这夜深露重的,他还是回去睡觉吧。

        “站住。”可偏偏这时候被李清弦喊住,他突然开口说道:“如何攻略?”

        “哈???”韩萌呆住,万年铁树终于又想开花了?

        李清弦用低的只有他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

        翌日清晨,九王府的花园被一层薄雾笼罩。下人们忙前忙后地端着精致早点进出云舒阁。只一会,紫檀木大圆桌上摆满了佳肴,道道都精致,道道都是苏月仙的最爱。

        看来昨夜那碗佛跳墙果然有奇效,今早王爷就备了一桌子丰盛的早点邀她一起用膳。

        坐在苏月仙对面的云楚岫难得一见的和颜悦色。从前就没见云楚岫怎么对她笑过,如今她心中无他,他倒反过来讨好她。

        哎,爱情和男人果然叫人捉摸不透!

        “王爷,你气色看起来好很多。之前你为救我屡次犯险,还亲自试药什么的搞得自己身体一团糟。我真是过意不去!糯糯,还不把我凌晨就爬起来熬的补汤拿来。”

        云楚岫有些受宠若惊,他难掩喜悦地说道:“这是……苏大人为本王亲手熬的?”

        苏月仙须溜拍马道:“那是自然。里面加了好多名贵药材,一般人我可不舍得下这么大手笔。”

        苏月仙心中冷笑,里面加了大把花椒、桂皮、黄连、黑心草的籽。过去当他是白月光,没想到是黑切黑的黑月光!居然用她爹娘的死因来冤枉李清弦,挖空了心思挑拨他们关系。真是过分!

        云楚岫的目光果真柔软了好几分,他端起碗喝了一口。随即皱起眉头,接过一旁侍从递过来的帕子捂唇呛咳起来。

        咳的一张俊脸微微透红,苏月仙赶紧上前关切地问道:“是我的补汤太难喝吗?”

        云楚岫摆摆手,将剩下的补汤饮尽,拭了拭唇微笑:“你亲自为本王熬的,怎会……”

        云楚岫还未说完,一颗滚满冰糖粉的蜜(巴)饯(豆)已被苏月仙轻轻塞进他口中。

        苏月仙叼着自己的指尖,像只贪嘴的小猫咪望着云楚岫,月牙弯弯的眼中满是笑意,“王爷不必逞强,补汤有点苦正常,吃颗蜜饯就甜了。”

        云楚岫脸蓦地又红了几分。

        一旁的桑田看的直翻白眼,糯糯则是一脸姨母笑,看来王爷大招放完了有奇效啊。

        “王爷……一会你陪我出去玩好不好?我整日待在府中,着实有些无聊了。”苏月仙伸出手捏住云楚岫的袖子,拉了拉。

        云楚岫几乎没有多想,道:“好。”

        “王爷,您的身子余毒未清,医官说了不可吹风……”桑田急着阻拦道。

        苏月仙暗自瞪了他一眼。随即故作失望地叹道:“既然是医官嘱托,王爷还是待在府上好生修养。我回屋睡觉罢了。”

        “苏大人。”云楚岫叫住她,起身抚平月白衣袍上的褶子,温声道:“本王陪你去。”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