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一百八十四章(第1/4页)

作品:《算命吗?超准哒!

        457

        一进入雪雾森林,  温衡他们就感觉到了夏天的气息。上次他们落在森林中是夜晚,而且还是在一个多月前,  那时候还没感觉到温度的异常,  这次一进入森林,  那个汗啊刷刷刷的就往下面掉。

        自从筑基之后温衡就难得出汗,  除非受伤或者遇到了特殊的情况。飞升之后就算面对火海,  他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可是到了森林中就见鬼了!温衡手里的帕子都能拧出水来了,  他的衣衫都湿透了。

        不只是他如此,  焦恒贤也好不到哪里去,焦恒贤都脱得只剩下薄薄的单衣了,  要不是为了带温衡他们,  他估计都变成妖形直接窜出去了。

        焦恒贤手里拿着一把寒玉扇子,  一阵阵凉气从扇子上面溢出,  可是和周围又湿又闷的环境比起来,  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有莲无殇一身清爽,还散发着莲香,  温衡羡慕极了:“无殇,我明明已经用灵气控制体温,  为什么还是降不下来?”

        可怜的老魃一出汗,满身都是道木花香,  那个香风飘出去足有十里地。幸亏周围没有别人,不然老温没法见人了。

        莲无殇伸手握住温衡的手腕,他的灵气慢慢的传到温衡体内:“森林自成一界,虽然东临平安界,  西接太虚境,但是从我们踏入森林中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成为了森林的一环受到管辖。”

        温衡不是很了解:“什么意思?”莲无殇沉吟道:“我是这么猜测的,雪雾森林已经有自己的意识了。”一座有意识的森林会什么样?只要在森林中行走的动物都是森林的一份子,一草一木也是森林的组成部分。

        温衡不是没见过有意识的山川河流,当初在下界他定宗玄天宗的时候,恒天山脉就在灵气的滋生下生出了山魂。偌大的雪雾森林若是有意识,那他该是多么牛逼的一个妖修啊!

        温衡和莲无殇也是妖修,他们顶多能拿出一个道果或者一朵青莲,但是雪雾森林若是能化形,他挠挠头发会掉下一头鹿,拔一根汗毛能变成灵植!

        温衡苦笑道:“要是雪雾森林能化形,他说不定比萌萌还要有钱。”莲无殇道:“是啊,就是不知道这片森林还要孕育多久才能化形,说不定再过上数十万年还是这样。”

        温衡叹道:“什么都好,就是温度也太高了吧?”其实修士对温度的敏感度比普通人差多了,普通人碰到普通的火焰很快就会被烫伤烧死,而很多修士对普通的火焰没有什么反应。

        周围的温度显然没有达到普通火焰的温度,放眼一看森林中青枝绿叶,还有风吹过树梢。哪里像是有火焰再燃烧?然而温衡还是觉得心头有一股火在烧,他没忍住脱下了汗津津的衣衫,他嫌弃的嗅了嗅衣衫:“噫……我觉得我像个大号的香炉。”

        焦恒贤羡慕的说道:“太子您还好啦,您好歹还是香的,我都不敢靠近你们两个了。”焦恒贤的本体是负鼠,装死的时候还会产生腐肉一般的臭味。这货只敢走在温衡他们的下风向,他要是走在温衡他们前面,温衡他们估计能疯。

        温衡脱得只剩下一条单衣,单衣贴在温衡的皮肤上,莲无殇随手在温衡的衣服上拍了一张符篆。温衡哆嗦了一下,他觉得周身一凉,可是心里的火更旺了,他郁闷道:“无殇你别拍了,我觉得有术法更难受了。”

        莲无殇想了想:“要不,我教你一段静心术,你修行修行,心静自然凉?”温衡快跪了:“不,我不练,我们还是往前面走吧。”

        温衡回头问焦恒贤:“老焦,还有多久能到太虚境。”焦恒贤扒着指头算了算:“如果御剑飞行的话,需要一个月,像我们这样走的话,一个月之后能到我的洞府,再走一个月就能到啦!”

        温衡嘴角抽抽:“谢谢,我们还是早点走吧。”焦恒贤叹了一声:“太子,您就别抱怨了,这个季节进森林的人不多,本来我建议您再过一个月等秋天的时候再来,您偏要提前。雪舞森林里面就连花花草草都会杀人,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已经算安全的了。”

        温衡看了看身边树下的花花草草,这里生长着一种一人高开的形态优美的植物,像是温衡在下界看到的一种名为铁筷子的植物。它们能开出很灿烂的花朵,每一朵花都有面盆大小,金红色的花瓣层层叠叠。开完花之后,它们就会长出西瓜那么大的圆溜溜的果荚。

        等待果荚成熟的时候,只要受到一点点震动,果荚就会从植株上弹出去然后爆开,里面的种子咻咻咻的就会飞出来。能轻松的在修士们的法器上打出洞洞来。听说有倒霉的修士御剑飞过雪雾森林的时候正好遇到果荚大规模的炸开,哎哟,那个飞剑被找到的时候和烂铁一样了。

        焦恒贤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已经抄了近道了,再过半个月果荚会大量的炸开,到时候这条路就不能走了。”温衡郁闷道:“老焦,我说的是为什么不走天上飞,现在果荚不是还没炸开吗?”

        焦恒贤吞吞吐吐:“因为……我没从天上飞过,我只认识这条路,要是飞上天我会迷路的。”温衡笑道:“多大点事,来,我们一起御风吧!”焦恒贤面色刷白:“我……我恐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