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战双胞胎姐妹(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欧阳旭诡异一笑,脚踏八卦,手转五行,右手食指指向章朝阳。

        轰!

        “啊!就算你要破局,也不用这么狠吧。”

        欧阳旭没有说话,食指再点六下,分别对应章朝阳七窍。

        啵——

        像气球被戳破,白色与虚无如潮水般褪去,迎面而来的则是满面春风的章朝阳。

        “我就说吧,肯定有人……草!欧阳旭!”

        某位金牌教师看到了自己神念的遗体……

        “……好!恭喜欧阳旭同学与王若曦同学坚持到了最后。那么就请站上擂台,迎接挑战吧!”

        欧阳旭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走上了擂台。

        唉,刚刚轰章朝阳轰太嗨了,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吧。

        “现在我们来讲一下擂台规则,首先,不能打得人魂飞魄散就可以了。打死了我会把灵魂塞进去的。然后就是不能动用任何武器,被推下擂台的人判负。另外,守擂成功奖三十枚灵石,攻擂成功奖励一百枚灵石。”

        咻咻……

        上来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加油!”众同学喊道。虽然他们很担心欧阳旭辣手催花,但自己上去三比二就太无耻了。

        “攻擂开始!”

        欧阳旭扬起头,仰天长啸一声,手持《庄子》,吟唱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呼……

        一条硕大的鱼横亘在擂台中间,一只更大的鸟倚在其背上。因为庄子可是领悟了大自由的存在,所以单单是召唤鲲鹏并不需要灵气。

        “鲲之大,一口砂锅装不下;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

        章朝阳手一抖,杯子里的开水顿时倒了出来,洒在……上面,那滋味儿……酸爽!章朝阳手一抖,杯子里的开水顿时倒了出来,洒在……上面,那滋味儿……酸爽!

        这时,欧阳旭已经开始吃鱼了,这可是几千里的鲲啊!虽说虚化实缩水了一百倍,但灵气做的肉,鲜香爽口,而且经过砂锅的小火慢炖,就连肉汤都成了绝佳的佐料。

        双胞胎姐妹已经看不下去了,各报了一声“孟翠仙,请赐教。”“孟翠华,请赐教。”就攻了上去。

        “大哉乾元,至哉坤元……”孟翠仙一上场就加buff,稳得一批的。

        而孟翠华,眼中闪着金色的光芒,左手食指向天,右手掌心向下,口诵:“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刹那间,整个擂台上爆出神圣的光辉,好似它即君,临天下!

        欧阳旭一看来者不善,就先把王若曦这货扔鱼肚里,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盘腿而坐,五心朝天,口中念念有词:“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一切像是被轻易抹去了,光芒、buff、孟翠仙、孟翠华。而只有少年枯坐在此,却也山穷水尽。

        就在少年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时,却没有看到章朝阳的嘴角弯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十秒后……

        孟翠仙以全盛之姿重新回到了现实中。

        欧阳旭皱了皱眉头,先发制人:“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孟翠仙呵呵一笑,左手柔弱无骨,喃喃低语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欧阳旭暗骂一声:“靠!无耻!还上善若水,还几于道,你怎么不成圣呢?”

        轰!

        欧阳旭的术法戛然而止,庞大的能量摧枯拉朽般破了欧阳旭的防,撕裂了他的皮肉。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孟翠仙并没有多么吃惊,随意一挥手:“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欧阳旭头顶冒出了冷汗,孟翠仙这句话虽然只在加持效果,但问题是人家灵气多呀!只要苟住,耗都能耗死自己。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欧阳旭已经开始不耐烦了,直接用出了大招。

        孟翠仙一脸了然之色,也不用什么样的术法了,直指自己的大道:“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欧阳旭被她的大道击得毫无还手之力,七窍流血,三魂直出体外,不得安生。

        “啊!”欧阳旭痛呼一声,脑中却闪过无数个算式。

        “找到了!你孟翠仙在消失后以全盛之姿出现,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再加上你自身的境界,就算是无人干扰的情况下,在擂台上必须要一分钟恢复正常,你姐妹俩境界相当,为何孟翠华出局了呢?在擂台前,找不到可以为你输出灵气的人……”这时候,欧阳旭的丹凤眼有意无意地扫过章朝阳,“所以,你离开了擂台。”

        “哈哈,那又怎样呢?我母亲是在集中营生下我的,为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