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激流勇退身得安(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皇家教育最经典的案例就是赵高和秦二世,陛下不可能不知道。”

        “现在蒙古的情况是这样的,由于我早就让这些蒙古人感受到了我们大宋先进的文化和开放的态度以及英明的陛下,但是因为蒙古那边有些不开化,所以迟迟推到今天才完成了这一次伟大的合并。”欧阳旭先讲出了结论。

        “陛下,您知道这一次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启发吗?”欧阳旭故意卖了个关子。

        “有什么启发?”

        “我们发现,我们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并不只有竞争关系,并不只是零和游戏,我们还可以合作共赢,还可以创造正和游戏。”

        “您知道吗,在帕米尔高原的西方有一种信仰叫做tzj,就在此时此刻,在那个遥远的西方正发生着一场黑暗的独裁,我们是谁?我们是天朝上邦!我们扶他人于水火,明日他人可能与我等结伴而行!那里的教皇正在压迫着他们的神经,那里的教庭正在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解释信仰!”

        “您知道吗?在我们的东边那片海再往东又是一片新大陆,那里的人们生活原始,没有任何道德、法律约束,那里的人没有分工协作,那里的人不懂得人情世故。孔圣人的理想也是我们共同的理想,那就是教化万民!让这些处在蛮荒地区的人受到我们最公正的待遇。”

        “您知道吗?有一片地区的人们就生活在沙漠中,向往着死亡和死亡后的永生。您知道吗?西边还有一群人在沙漠中发现了一种油,却会因此而饱受战火。”

        “我们需要的不是兼并,不是统一,或许割据一方才是最理想的结局。我们需要的不是战火,不是刀枪,而是一种新的影响方式,我愿意称之为——文明。”

        “我们把文明的种子播撒到这世界上的每一块土地,在合作共赢中迎来一次科技大爆发,在全球化中绽放每一个国家的光彩。我们需要的不是地理上面的统一,甚至不是文化上的统一,我们需要的是百花齐放的盛世!”

        “好了,说完了愿景,谈完了理想,总算得到实际情况了。咱们大宋,其实也是靠经济富强起来的吧?只不过是国内的分工协作。咱们大宋之富强可谓旷古绝今,却因为近年来战火纷飞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陛下,合作共赢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竞争必然带来高额的交易成本,这些成本,您负担得起吗?任君自便。”王若曦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多说一句话了,必须得留给这位皇帝和百官思考的空间。

        王若曦趁着这段空档期,仔细审视了一下这位皇帝,好像跟陆游心目中最英明的领导的形象差不多,果然还是黄粱一梦啊!等到陆游醒来时,看着汴梁的断壁残垣,看着早已经破灭的心心念念的宋朝,不知道作何感想啊。

        这位皇帝还是犹豫了一会儿,毕竟这种战略性的大事情还是要仔细想想。

        “陛下,您知道靖康之耻是怎么造成的吗?就是过于好战所带来的大量交易成本导致国力虚耗,最终一溃千里,让咱们大宋丢掉了半壁江山。”王若曦终于还是提起了这个在大宋官场上触之即死的红线。

        还好陆游心目中最好的皇帝还可以,没有立马驳斥王若曦。

        “朕准了!即刻起草官方文书!即日起大宋对外采用怀柔政策,但是如果别的国家率先攻击,为了维护国际上的道义和秩序,我们只能和其他国家一起发兵,”

        ……

        “哈哈,今天王副将干得漂亮,多吃块肉。”陆游这人哀愁了几十年,这几十年间压抑的自己本身就有的豪迈被完全释放出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儒将。

        王若曦酒过三巡,脸已经有了一点微红,还是给陆游使了个眼色,把他叫了出来。

        “今日陛下作出这么英明的决定,我也为将军写两副对联。”王若曦拿出一只毛笔,喂饱了墨,在鲜艳的红纸上竖着写了两列字: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但是,王若曦写的横批却是:激流勇退

        “将军请看,我为你写第二副。”

        飞鸟尽,良弓藏。

        狡兔死,走狗烹。

        敌国灭,谋臣亡。

        敌国已灭,谋臣当亡!

        陆游一看这副对联,一下子酒醒了一半,冷汗直冒。

        刚刚自己是处在一个何等危险的境地!要不是皇上仁厚,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还活着?

        敌国已灭,谋臣当亡!

        就是因为自己立下了盖世奇功,就是因为自己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才会功高震主!

        文能提笔安天下又怎样?武能上马定乾坤又能怎样?这刚刚安定下来的天下保持稳定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个人的生死?你怕是不知道帝王杀过多少人吧?

        “我要怎么办?”陆游赶紧问道。

        “很简单,高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你再进去的时候假装自己没有发现任何事,只管喝酒,把自己给灌醉了,记得带上调兵的兵符,等醒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某人是不是功高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