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争道(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欧阳旭仍然趴在毒圈里面一丁点儿的草丛里伏击忆犹风。

        没办法,自己对于刚刚被肖郑浪暗戳戳钓鱼,差点被肖郑浪这人给阴死的事情还是记忆犹新,不敢奢望自己还有刚才那么好的运气,面对伏击的办法,自然是苟着啦。

        苟,是这个游戏的精髓。

        而且自己还没有弄清忆犹风的化妆之道到底是一个什么鬼东西,面对未知还是要保持最基本的谨慎。

        而忆犹风呢?正在化妆中……

        整个战场上陷入了一片宁静,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欧阳旭趴在草丛中眯起了眼睛,利用之前抢到的8倍镜和十字/弩居然看到了……忆犹风的一支口红。

        至于她为什么能带化妆品进来,自然是因为大道无形,相当于一个随身装备袋子,想拿啥拿啥,只要符合自己的道就行。

        “算了,打爆点装备也算削弱对方实力了吧。”结果欧阳旭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可以摧毁口红的诗句,只好一发弩箭射了过去。

        但是人家不管多弱小,好歹也是道,这一发弩箭的效果只不过是帮这支口红轻轻擦了一下灰尘,口红之上,金色的光华一闪即逝,抵消掉了弩箭的冲击力。

        欧阳旭脸色大变,赶紧移动自己的位置,以音速跑到了一片小树林里,而树林之外,忆犹风的身形瞬间与口红合并,全然成为了化妆品的天下。

        欧阳旭这一次还是没有苟好,忍不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而且低估了对手道的实力,险些被忆犹风这个同样喜欢暗戳戳钓鱼的秒杀。

        不过这一次,欧阳旭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这一片小树林足够自己和忆犹风周旋一阵子,等局势有变,不说可以赢了她,完全可以重新与其平起平坐!

        忆犹风这边刚刚化好妆,一不小心情绪太激动,瞬间就来了一个范围攻击,导致自己有点吃力,只好收敛了一些锋芒。

        但是,即使是收敛了锋芒的忆犹风也不是现在的欧阳旭能够打得过的。

        欧阳旭:~>_<~

        没办法,这个班里妖孽太多,不是牧天狼、布拉风、肖郑浪就是忆犹风。

        而且这个忆犹风还是这里面最妖孽的,欧阳旭表示实在是打不过。除了牧天狼之外,这一帮妖孽自己就没正式打败过一个人。

        “唉呀,算了,反正都是游戏。上去硬刚就是了。”欧阳旭开始理性地选择非理性,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忆犹风微微皱眉,确实,欧阳旭攻击的并不是化妆品,却是经常和化妆品联系在一起的艺人。

        这种东西要是不做出回应,到时候唇亡齿寒,她大道的根基也就不稳了。

        忆犹风素手一挥,漫天的唇膏、口红、粉底瞬间汇聚成了一面华夏国旗,以回应欧阳旭那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

        欧阳旭趴在小树林里眼睛微眯,心下已经想到了自己唯一能和忆犹风抗衡的东西。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不过在这里,欧阳旭想表达的可不是什么壮志未酬,而是岳飞的一种心态,入世的心态。

        没错,能够和道抗衡的,只有道。欧阳旭这家伙脑洞特别清晰,想出了个红尘道,之前还忘了,现在一想到道,就立马记起了自己以前开创过的那条道。

        忆犹风一看坏了,劳资天生骨骼清奇,这么早就明白了自己的道还可以理解,但是你特么的怎么回事儿啊?这熟悉的气场,这熟悉的味道,可不就是自己也开过一条的道吗?

        忆犹风赶紧利用妆容给自己加了一个飞行buff、攻击力buff、轻盈buff以及手枪buff。

        其实她这个道也没啥攻击能力,只能依靠普通的武器来攻击。但是谁能架住她闪得快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连她衣服都没碰到说不定就凉凉了。之前学校保她到六年级也是有这样的考虑。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欧阳旭还是一如既往地使用入世的诗句来加强自己道的硬度,只不过这一次从岳飞之前的功名换了一个角度,到爱情这个方面来理解入世。

        虽然这首诗里面讲的只是仙人,但是很多时候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走远了,就连“金风玉露一相逢”都没有了。

        而且……在众多历史故事当中,只有牛郎织女是已经考证过的……纯虚构作品,既然是纯虚构作品,反映的自然是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心里对于生活的向往。

        忆犹风有些无力招架,欧阳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