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刺客(2)(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刺客虽然早就被发现了,但是还藏在虚空中,可能是忘记出来了。

        不过,欧阳旭这一次是真的尝到了杂学的后果——自己用出那一招上善若水之后,差点被自己的反噬搞凉凉。

        自己的红尘道是入世的道,辗转于芸芸众生之间,去体会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喜怒哀乐,但是……这个上善若水说自己要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的“道”是一种和自己入世主张完全相反的出世道,相当于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差点儿就凉凉了。

        刺客赶紧抓住这个机会,上来就是一发袖箭朝着欧阳旭的太阳穴飞去。欧阳旭体质再厉害,也毕竟不是无上金身,喉咙那里皮比较厚,而且那个时候欧阳旭注意到了刺客的行动,但是这一次……要是欧阳旭反应不快的话,一下就被爆头了。

        当然,欧阳旭虽然没有时间变慢那个技能,但是基础的反应力还是很强的,不过刺客这一下还是把他的太阳穴擦出了一道血痕,渐渐渗出了一些皮表的鲜血,但是很多血还没有渗透出来就已经被欧阳旭超强的皮下组织给凝固住了。

        欧阳旭这一次表情有些凝重,按照他的判断,对面这位应该是归元中期,虽然低境界不像高境界那样一点境界都难以逾越,但是毕竟也有“一重境界一重天”的说法,自己要是再不认真,待会儿凉凉的真的有可能是自己。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闭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存,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欧阳旭这一次终于搬出了自己的一张底牌——希望道剑。

        刺客要么是亡命之徒,要么是在绝望的时候被别人的光芒透射到了一丁点儿,或为救命之恩,或为让自己能够尽孝的恩情,甘愿为人卖命。刺客都是在绝望中寻觅希望。

        张良浪沙一博如是,荆轲刺秦亦如是。

        绝望使刺客们拿起屠刀,而希望,更会使刺客们放下屠刀。

        救赵无望,荆轲刺秦王。

        灭秦可期,张良佐刘邦。

        刺客也是人,是人就有放下屠刀的冲动。

        没有人,天生就是杀人狂;没有人,天生就是一介刺客;更没有人,天性嗜杀。

        他们只是没有看到远处那不挺闪烁着的璀璨霓虹灯,没有看到最终的希望。

        刺客听到《正气歌》心底里震动了一下,脑子里回想起自己曾经读过的文天祥的故事……

        “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

        却秦不受赏,击晋宁为功。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当朝揖高义,举世称英雄。

        小节岂足言,退耕舂陵东。

        归来无产业,生事如转蓬。

        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

        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穷。

        吾兄青云士,然诺闻诸公。

        所以陈片言,片言贵情通。

        棣华倘不接,甘与秋草同。”刺客似乎还没有放弃自己的职业,从刺客这一行中找出了一个大义。

        欧阳旭撇了撇嘴,诗仙李白那里又不是什么经济学课,你一个刺客杀了当权者也就相当于杀掉了所有的法律条文还有当地的明文约束,就算当地的法律条文特别苛刻,只要执行得当,都比无政府状态好。

        至于暴君问题……只有一个暴君还好,起义推翻掉暴君就成,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过,这只是一个政权交接到另一个政权,但是杀了一个暴君只要你还想要保持民主就会出现一个大的权力空档期,在这个空档期里,能够约束人的只有公序良俗,没有任何法律武器。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社会。

        就算你杀的不是当权者,只要是公开杀的,那么就等于向公众报告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法律无效,那你还占据个道德制高点个毛啊?

        还有,就算你杀的是敌国的人,那也是人啊!虽然说现在全球一体还不是时候,但是大家都起码有了个共识,那就是杀人,就算是杀和自己敌对的人,那也是不得已的时候一种损失。对于全球的损失。

        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