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淬道(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你在修炼?”床底下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哈哈,你们都那么努力了,我要是再不努把力,可不就被你们追上了吗?”欧阳旭轻声笑道。

        “不过你感知力还挺强的,但是……我现在是修炼紧要关头,就不跟你多说了。”欧阳旭因为要跟王若曦说话,只能把体内灵气的运行降到最低速度,再低就会走火入魔了。

        “修炼紧要关头?”王若曦皱了一下眉头,“我感知到你好像在用一种特别霸道的方法炼魂体,要不我帮你一把?”

        “不用了,魂体太脆弱了,以后真的得回去多练练精神,不然的话灵魂跟脆皮没啥区别了。”欧阳旭可不希望王若曦卷入到自己的麻烦当中,待会儿两个人都凉了咋办?彻底凉透的那种。

        王若曦犹豫了一会儿,看上去欧阳旭自己可以解决掉遇到的问题,但是……修炼走火入魔这事儿还真的说不准,无论你多有把握,无论你实力多强,只要你在圣人以下,这个都有概率。

        欧阳旭微微皱眉,王若曦的担心他自然清清楚楚,这是所有修炼者的通病。

        不管你成长到多强,不管你运气有多好,不管你智商有多高,只有没有达到那个临界点,也就是圣人,你头上永远悬着一把大号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可以在一瞬间内把你搞得魂飞魄散。

        不过这种东西,就算你请别人来搅局也没有任何效果,有可能还把对方拖下水,得不偿失。想来王若曦也是刚刚醒,脑子一直迷迷糊糊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想出这种同归于尽的解决方案。

        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旭身上的静脉终于迎来了灵气的汇集,万事俱备,只欠欧阳旭专心致志修炼了。

        要是这堆能量堵在静脉口的话……欧阳旭心脏立马供血不足,心脏供血不足,动脉的供血也就不足,动脉供血不足,全身血也将陷入停滞阶段。

        没办法,欧阳旭只能驾驭着灵气缓缓驶过八车道,然后告诉自己,到了脉搏自个儿就不用这么累了。

        这种手段,实在太霸道了。

        霸道到……欧阳旭现在虽然只运行了一周天不到,背后却已经有了自己原本身体的雏形。

        欧阳旭原本的身体可是经过无数次天打雷劈的。

        而且,这还仅仅是一块灵石。

        不过这东西……欧阳旭可以含着泪告诉你,你试过了一次,根本不会想再试第二次!

        首先这种方法花费的时间长,运行一周天至少要十个小时,很容易疲劳驾驶。

        其次就是这种方法风险高,别的你疲劳驾驶还没什么,但是这种方法,尤其是到了后半段动脉静脉那里,稍微划破一道口子,如果在阳间,身体好的重伤,身体不好的直接下地府,在阴曹地府,身体好的重堕轮回,身体不好的直接魂飞魄散。

        最后就是欧阳旭最想说的了,用这种方法实在是太累了。

        就拿最低档位一块灵石来说吧,你需要同时照顾四十万根毛细血管里的灵气细丝,集中这么强大的精神十个小时没有任何的休息,这种事谁爱干谁干去。

        如果这次真的撑过来了,欧阳旭觉得自己以后是真的不会再修炼了。

        灵气在静脉里穿行,还是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缠绕在静脉中间,久久不散。

        不过这一次,欧阳旭感觉自己可以加快速度了,只要自己躺直了,静脉基本上都是直的,畅通无阻,应该不会翻车……我错了。

        欧阳旭没有注意到的是,虽然说静脉这一个变量相对于四十万个毛细血管来说非常简单控制,如果直接冲上去的话很快就可以到达终点。

        但是静脉的终点站是什么?

        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部位,恰恰是欧阳旭无时无刻不得不慎重保护的心脏。

        前方是心脏,你敢撞?

        无奈之下,只能利用时间慢慢磨。

        突然,欧阳旭发现自己心脏被什么保护住了,一层淡蓝色的光圈环绕着自己的心脏,也保障着自己不至于因急功近利而走火入魔。

        “欧阳旭,这一下怎么样?”王若曦这一次可是憋了好久才出了手,看准了欧阳旭最后的难题就是心脏的保护问题,赶紧给欧阳旭加了一个心脏保护buff。

        然后欧阳旭自然就顺理成章地搞完了这一个最漫长的周天。

        凌晨三点了。

        “欧阳旭,晚上无聊,要不来论论道?”王若曦这一下精神也被欧阳旭给打起来了,提出了一个更有力的修炼方式。

        欧阳旭那种百川东到海的方式太霸道了,而论道则是最温和的一种方式,却也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方式。

        论嘛,言字旁,就是动动嘴皮子。

        大家坐下来,动动嘴皮子,喝喝茶,聊聊天儿,说说最近的启发,还有自己坚信的东西,说不定谁也受了启发,谁另一个坚信的东西又被树立起来了。

        反正大致就是搞个多人party,然后来一个“坐井说天阔”,反正天道也不知道我坐在井里,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管,天地不仁,以万物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