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恐怖如斯(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一颗恒星的质量放在那里,宇宙还是那个宇宙。

        但是一颗恒星压缩到奥本海默极限的时候,就可以形成黑洞,换句话说,就可以压垮时空。

        时空那玩意儿……除了天道估计是柔韧性最强的东西了。

        同样,这一道雷欧阳旭目测之前的半径估计都有百米,现在被压缩到差不多一分米,能爆发出来的能量可想而知。

        人体皮肤厚度最厚不过四毫米,人体不谈牙齿最硬的骨头应该是颅骨了吧?但是颅骨一般为12厘米。

        而这道惊雷的穿刺力……欧阳旭微微估算了一下,就算对面是骨头,应该可以达到十米。

        十米,一搞下去自个儿整个人都没了好吧?

        欧阳旭不得不作出相应的防守措施。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杜甫这首词,不对,应该叫歌。

        杜甫这首歌,是真的给欧阳旭搭建了一层足以抵挡一波攻击的防护。

        安得广厦千万间,这是啥?这叫信念!

        信念的牛皮程度都他喵的被孟子这个黑粉一句“仁者无敌”给捧杀了,导致后人对信念这种东西在现实中的作用都嗤之以鼻。

        其实信念产生力量的基础也还是质能转换公式,既然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以常规视角来说,接近于无限,那么人的潜力也是接近于无限的,只是很多人到死也没有把他的潜力用出哪怕是那么一丁点。

        而信念这种东西就是帮你开发潜力的工具。

        核级别攻击的导弹是用中子撞击铀元素制造出来的,而信念这种东西就有点像中子加铀元素,如果足够强烈的话,直接可以爆发出核能级别的攻击。

        但是,现在有史料记载且可考的信念最强大的运用者是那个被叫做汉光武帝的秀儿,他也才把信念开发到可以转化利用三十万分之一的能量。

        所以仁者无敌是不可能出现的,武者无敌确是已经有了先例的更加可靠的方案。

        而且,你就算再仁义,当你的付出被漠视的时候,矛盾也就自然而然来了。

        由此可见,孟子这个黑粉有多精通捧杀。

        其实要是这样来算的话,信念这东西只有孟子这一个黑粉。

        墨子不算,人家是真心脑残粉。

        其他人的话……应该是路人吧,对于信念这玩意儿都有各自的理解,在心中占比都不同。

        总体来说哈,欧阳旭还是相信,杜甫这个人虽然在最后说要是有了广厦千万间并且能安顿天下寒士的话自己就可以在外面被冻死了,但是信念所产生的能量估计都不允许他被冻死。

        不过对于这道雷,欧阳旭心里还是没底。

        毕竟这道雷出场威势是太吓人了,别说是占领c位了,一开始全场就他一个座儿!

        这道雷要是硬刚,欧阳旭绝对可以保证……自己能魂飞魄散。

        欧阳旭在这儿分析了半天,结果一抬头发现,这一道雷居然在那儿搞起了乐符?

        这是什么鬼?

        你本职工作不是来劈我的吗?

        不是来批我的安排那么大一个出场干啥?

        吃饱了没事干吗?

        要不我帮你把腿打折,这样你就有事儿干了?

        果然啊,沙雕天道沙雕雷,自个儿如何不脸黑。

        突然,这一道雷笔直向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欧阳旭的天灵盖。

        欧阳旭根本来不及防御。

        tnd这年头惊雷也学会伪装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不过欧阳旭却已经没有任何心思想这些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麻痹。

        这一道雷绝对是给自己精心安排的。

        如果是痛觉,自己咬咬牙,坚持一下,在反复的疼昏疼醒中还是可以慢慢撑过去的,但是麻痒这种感觉……欧阳旭是真的撑不过来。

        他宁愿痛点,爽快点,也不愿意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痒的区域里面呆着。

        太难受了。

        而且,劈到的地方刚好是与大脑神经元接触最密切的地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麻痒难忍的信息传递到大脑那里,让生不如死的感觉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让欧阳旭感受到。

        很快,雷电就已经扩散到了欧阳旭身体的边边角角,从外面看已经见不到人形了,因为外面都是表皮,都焦了,跟个金蝉脱壳似的,但是比金蝉脱壳难受多了。

        欧阳旭这一下是真的想给自己安装个神经开关系统,至少渡劫的时候不会那么难受,而需要敏感的时候又可以轻易察觉。

        这种麻痒难忍的感觉就像你开了一罐柠檬汽水,然后咕咚咕咚到嘴里,尝到了丰富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