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逛商业街.再次寻道(5)(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欧阳旭这番话话音刚落,回头就发现王若曦在后面怩呆呆发愣。

        原来自己这顿饭吃了这么久啊。

        王若曦也不知道为啥,直接就腾空而起,又在高空中盘腿坐下,闭上了眼睛,整个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这一次王若曦可学会了流程,直接一顿操作把自我锁定,然后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的寻道。

        话说这东西真的有点像打游戏开了个锁血挂,只要寿元不枯竭,只要一直开着挂,慢慢找总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

        欧阳旭也没闲着,毕竟王若曦的战力提升了,相当于他的战力也提升了——虽然说没有一点实战经验的王若曦还是这么菜。

        不过话说回来,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算了算了,如果没啥用,就算个人情吧。

        欧阳旭这首诗的前半部分相当于把王若曦的锁血挂直接开到满,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老子狂起来孔子算个屁呀,可以说是把个人主义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王若曦现在几乎不会迷失自我了。

        而且别忘了前半部分还有另一句话,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天下江山第一楼算个屁呀,老子狂起来的时候,也不能留下我!

        而诗的后半部分就跟前面有一点对冲了,因为寻道这种东西就是一个拿捏尺寸的技术活,而且一端的赌注可是你的自我,所以很多人都放不开。

        你既要相信老子天下第一,又要充分融入到自然环境中去体会世界的一些无所不在的法则。

        道,就是这么难找。

        所以为什么那些找到道的人那么牛皮,当然也有道的一部分原因在内,但是更多的是寻道的过程。

        这种人在寻道的过程中逐渐可以萃炼自己的能力,意志极为坚定,很多事都能把握大体,却又心思细腻,很多事情能够做到尽善尽美。

        说白了,这种人tnd就是人格分裂,拥有了两个以上的人格的优势,利用其他人格对一个人格的劣势进行对冲,最终相当于塑造了一个完美的人格。

        当然,完美的人格是不存在的,所以道,也不是无敌的。

        而且就算你达到了完美的人格那个高度,没有看到太清也就是俗称的太上老君之前的一位哲人写过的一句话吗?

        上九,亢龙有悔。

        这位哲人,叫做周公旦。

        你尽力把事情弄得完美,其实所有完美的事情也都是最不完美的事情。

        你在草稿纸上用圆珠笔点一个点,你想象一下把这张草稿纸无限放大,这个点会变成什么?

        面,对不对?

        而实际上,你用的墨水是有实体的,这个点是可以被看作是高非常短的一个三维立体图形。

        立体图形,体,对不对?

        但是你再想想,它在你之前眼里只是一个没有面积,没有长,没有宽,没有高的普普通通的点啊!

        再来,气球。

        气球吹大吹满然后继续吹就是什么?

        boom——

        还有,宇宙膨胀到最大,就会成为一个新的奇点,然后又不断开始膨胀。

        实际上,不管你有多强,不管你人格有多完美,在你的视野里,都有可以把你从之前为之骄傲的鄙视链条中抽离出来让你显得没有面积,没有长,没有宽,没有高的参照物。

        你驾驶着一叶孤舟在小溪里漂泊,你会遇到暗礁。

        然后你说你要升级船,你驾驶着普普通通的用电力发动机的小艇,溜到了大江大河中,你会遇到洪水。

        然后你还说,你要升级船。你驾驶着价值一百个亿的豪华游轮,溜到了大海里,撞上了冰山,然后船破人亡,成为了第2代泰坦尼克号。

        你也可能会说,我有了小艇我不去大江大河行不行?我有了豪华游轮我不去大海行不行?

        但是……小溪容不下小艇,大江大河更容不下豪华游轮。

        完美,实际上就是俗称的“一”。

        “一”,生化万物。

        “一”者,实际上也就相当于完美。

        就像某个作者说的魏忠贤的一生,本来是拼尽全力向前跑,但是没想到这tnd是个环形跑道!

        努力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原点。

        把一个东西推到极致,就是这个东西刚开始的状态。

        如果你在一道菜里下了太多重料,那么吃的时候最多刚开始有一点惊艳,剩下的,只有麻木。

        相反的,真正的点石成金之笔往往只需要一笔。

        画龙点睛,一点即传神。

        精致配料,一沾即升华。

        至于卤这种手法为什么好吃,应该是介于画龙点睛和画蛇添足两者之间,香气足够醇厚,却又保留了食物本身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