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终结(第1/2页)

作品:《请叫我凡圣

        欧阳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身上所有的buff都失效之后,身上就只剩下速度buff了。

        没办法,虽然狙击最重要的是要稳,但是你总得跟对方拉开距离吧?甩狙你总得会吧?要不然对方都是会移动的东西,你怎么狙掉对方?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早发白帝城》应该是最牛皮的增加速度的诗词了,千里江陵一日还,这东西还只是在普通世界的比,要是以这个为比例,推广到修行世界的话……应该是亿里江陵一日还吧?

        不过这种速度欧阳旭也只是想想,想想就好,毕竟自己也不是诗仙。

        更何况,这种潇洒和洒脱,除诗仙之外,根本无人可及!

        自己只要在原有的速度上加上那么一点东西甩开雷劫就行了。

        向前跑一会儿,侧过头来,狙掉一颗球状闪电,然后再向前跑。

        欧阳旭现在差不多已经习惯这种节奏了。

        还有些时候,因为时间不够,欧阳旭根本不能停下来狙击,只有在不断逃跑的过程中回头狙一下。

        但是,狙击,距离拉得太开也不好。

        就在欧阳旭拉开了一个特别大的距离之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射程不够。

        awm虽然强劲,但是现在就算用到最牛的人射程最多也只有2725米,超过了这个数就不能拿对方怎样了。

        欧阳旭只能回到之前若即若离的位置。

        不过吧,欧阳旭还是有了一点疏忽——你把这群雷当傻子了?

        欧阳旭站到那个若即若离的位置的时候,突然一波球状闪电猛然袭来,它们虽然被击退了,但是基本的战略目的达到了——欧阳旭又开始陷入了球状闪电若即若离的包围中。

        而且这一次,这群雷电也从球状闪电开始慢慢蜕变,已经是第一形态了。

        这玩意儿应该有三个形态,气态、液态和固态。

        现在还处于气态。

        如果到了液态,那可就不是之前自己硬刚过的液态雷电那么简单了,能量已经高度凝聚,液体也高度稠密,又加了一层缓慢的负面buff,像在沼泽里一样。

        而固态……斗战胜佛被如来佛祖的冒牌货的五行山压住的那500年就可以证明有多难打了。

        固态这东西,密度太tnd高了,就连现在的斗战胜佛去单挑之前如来佛祖的冒牌货,估计在固态五指山的面前也得折戟吧。

        你能想象打了这么久只能从对面的防御上打下一点点粉末的憋屈吗?而且这些固态的能量还会不断让你的皮肤有轻微的刺痛感,最重要的是连绵不绝,特别烦人。

        不过……就算现在还只是气态,但是已经很魔鬼了好不好?

        这么稠密的气态,关键是还留了一点微乎其微的空隙,根本不让自己有一丁点用出开天辟地的机会,反而通过气态进入到自己的鼻腔,里应外合。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欧阳旭这一个加持,顿时让自己的气势呈直线上升,而且对于身体的巩固也有了一点泰山的雏形,在这么一个时间范围之内,估计自己已经金刚不坏了。

        不过,欧阳旭还是低估了这东西的破坏力。

        金刚不坏,那是对于普通的攻击而言。

        突然,欧阳旭背后的气态雷中闪现出一股风,而风中就有一种用气构成的无色的箭枝飞过。

        这玩意儿,好容易被阴到,躲避只能看你自己能不能躲过非酋命运。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欧阳旭总算是凭借着欧皇运气躲过了第1波暗箭,赶紧给自己加了一个视力加强buff,终于能通过妖孽一般的视力感知到那些暗箭,从而不像之前那样随缘。

        但是,就算是这样,自个儿现在被包围的局面还是照样的板上钉钉。

        怎么办?

        到底怎么破局?

        突然,欧阳旭脑子里灵光一闪,但是这一次的灵感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划过,再也找不到什么踪迹。

        破局……

        破局……

        破局……

        “能量守恒定理!”

        “亢龙有悔!”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

        却秦不受赏,击晋宁为功。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当朝揖高义,举世称英雄。

        小节岂足言,退耕舂陵东。

        归来无产业,生事如转蓬。

        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

        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穷。

        吾兄青云士,然诺闻诸